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305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六十九】

小丫鬟急急忙忙的尋了大夫來,可惜被兩個冷面的侍衛擋在了院門口,無論如何都進不去。

急的她在外頭團團轉。

最後無法,只得帶了大夫去鋪子裡坐著,乾等著黎莘能出來。

茶喝了一盞又一盞,喝的大夫肚子裡直晃蕩。

終於,小院有了動靜。

丫鬟立時提了裙角跑過去,那門一開,出來一人,卻不是黎莘,而是薛江沅。

見到他,小丫鬟下意識的止了腳步。

對薛江沅,她本能的有些懼怕,不敢抬頭看他。

可想起黎莘,她就平生了一股勇氣。

“侯,侯爺,”

小丫鬟結結巴巴的開了口,嗓音顫顫,

“女郎她

她想問黎莘是不是病了,話未說完,就听薛江沅沉聲道:

“她在歇息,莫去擾她。”

小丫鬟洩了氣。

她原先是不知薛江沅的,只隱約明白是個很大,很大的官兒,後來還是黎莘教她,日後要喚他侯爺。

薛江沅說完就要走,行了幾步,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回頭道:

“一會)若是她醒了,同她說我晚些再來。”

小丫鬟忙不迭的應了。

出了這米麵鋪子,薛江沅先行回到了宅子裡,寫了一封信箋命人送去上京。

有了黎莘首肯,郡王妃那頭也過了,他又同皇_上大致說過一回,這事就基本能定下來。

雖來來回回的有些疲憊,也擋不住他的春風滿面。

是以興致盎然,毫無睏意的薛侯爺,繼傻子似的在屋裡轉了幾圈後,還是按捺不住喜悅之情,開始執筆寫起了聘禮單子。

也是異類中的異類了。

到了晚上,黎莘就見到了這滿滿的,幾乎要寫不下的一疊紙。

一時說不出話來。

她揉了揉眉心,無奈道:

“你這聘禮,我哪來的嫁妝填?”

薛江沅早想到了這一茬,他拿過那疊紙,抽了一半出來:

“這些便是'了。”

黎莘”

讓她來說,並不想這麼快就成親,祿洲的事未完,她還想去漲漲功德條。

再拖個幾年多好?

可是明顯薛江沅著急多了,她看了看手中的單子,又想到一個問題:

“身份當如何?”

原身不過是個被擄去的,娘親死後就成了孤女,哪裡攀的,上金尊玉貴的薛侯爺。

薛江沅抿了抿唇,頗為神秘道:

“這事,我已安排好了。”

黎莘不解,就追問他怎樣安排。

薛江沅卻不肯將詳細的告訴她,只一點,等她回了上京,端著就是。

黎莘更疑惑了。

這雖她也不想裝腔作勢的,可對著那些宗族世家,一副冷冰冰的模樣,真的不會被拖下去打一-頓嗎?

不過後來,她就明白了。

薛江沅簡直蔫坏蔫坏的。

現在,一切都是未知數,黎莘沒再多問,反是薛江沅開了口:

“有一-件事,我至今還記得。

他一掃先前的輕鬆模樣,格外鄭重。

黎莘側頭望他:

“何事?”

薛江沅頓了頓,緩緩道:

“當初復生之時,你知曉出了甚差錯,對不對?”

即便那時他疼的鑽心剜骨,也沒錯過黎莘面上那不可置信的表情。

沒想到他問的是這個,黎莘不由怔怔。

她當然知道,不過從未說明罷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