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75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三十八】

細雪絨絨,臘梅初綻。

薛江沅在一陣刺骨的寒冷中醒來。

身旁圍著許許多多的人,屋子裡亮亮堂堂,白幔飄,卻恍若隔世。

他腦中混沌一片。

“侯爺,侯爺您”

“快些將火盆搬來!”

“衣裳呢,衣裳!”

婢女小,管事嬤嬤嘈雜成一團,攪的薛江沅耳旁嗡嗡作響,額際一陣一陣的抽痛。

“都住口,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

正當他忍不住摀住耳朵的時刻,一道頗有威懾的女聲從人群之後傳來。

下人們聽了這聲,面色一白,忙縮著身子退開了。

薛江沅抬眸望去。

一身素色的郡王妃含著淚,面色又喜又悲,幾乎要站立不住。

她身旁的嬤嬤牢牢的攙著她,方才那聲音,也是由她開口的。

“我兒,我兒琬琰”

郡王妃踉踉蹌蹌的走上來,一把抓住了薛江沅的雙手:

“你總算是醒了。”

她盼了整整一年,心力交瘁,夜不能寐。

老天有眼,將她的琬琰還給了她。

薛江沅無聲的張了張口,遲疑良久,才稍顯磕絆的說出一句話:

“母親?”

郡王妃的淚止不住的往下落:

“在呢,在呢,你現下如何了?身子可有不適?”

薛江沅終於恢復了幾分清醒。

他低下頭,望著自己的熟悉身體,感受著手心的熱意源源不斷,一直流淌到四肢百骸。

他不是死了嗎?

荒山野嶺,萬箭穿心。

那鑽心剜骨的疼痛,面前模糊的血色,仍舊曆歷在目。

為何轉眼之間,他毫髮無損的醒了過來?

薛江沅的思緒格外繁雜,他腦中像是空了一片,心口也空落落的,彷彿忘記了什麼至關緊要的事。

他忘了什麼?

薛江沅神色怔怔,隨著小的攙扶踏出了棺木。

郡王妃在他身邊細細說著話,可他聽了,過了耳,腦中卻沒有記住分毫。

他是不是,忘了誰?

薛江沅突兀的停住了腳步,胸口抽緊,像是有人用針狠狠的紮著,根根入骨。

他腦中依稀出現了一道模糊的身影纖纖瘦瘦,衣擺翩躚。

但不等他看清,那身形就一步一步,踏入了霧靄之中,再無踪跡。

與此同時,薛江沅眼前一黑,仰面朝著身後傾倒而去。

琬琰琬琰?!”

郡王妃急切的呼喊,成為了他昏迷前最後的記憶。

郡王府外,幾個小廝扯下白幔,白紙燈籠,統統扔到地上。

路上行人看在眼中,聚在一起指指點點,

戰死沙場的安平侯死而復生,不管百姓如何想,起碼郡王府和侯府的人,個個都是喜笑顏開。

郡王府的一條長路,滿地霜雪。

一名女郎踏著碎雪而來,她頭戴帷帽,身披銀裘,幾乎要同這天地之間融為一體。

她來到郡王府門前,卻並未近身,而是拾起了被人扔出半截的白幔。

“,那不能拿!”

一名小眼尖的瞧見了她的動作,忙扔下手裡的燈籠,走上前道:

這是裡頭的主子吩咐

話未說完,女郎便將手中的白幔輕輕放在他手裡。

隔著一層朦朧的紗,她的面容看不真切,只恍惚是彎著眉眼,淺笑盈盈。

“替我向你家主子道一聲喜。”

她嗓音清靈,如同珠落玉盤,聽得小愣了愣。

不得他反應過來,她已轉過身,愈行愈遠。

只留下一串清脆鈴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