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65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二十八】

那晚過後,薛江沅似是多了甚心事,總是一個人坐在院中,一坐就是一整晚。

每每天際發白,他才回玉指環中。

黎莘偶爾撞見過一兩次,心有疑惑,卻不好發問,只得視若無睹。

除此以外,他與她的言行倒是沒甚變化,就是不像以往那樣,愛反駁她還她的嘴。

讓黎莘怪不習慣的。

日子在忙碌中過去。

這--天,黎莘興沖衝的回了小院,手中高高舉著一隻小匣子,一關上門]就按捺不住,對著院中的薛江沅喊道:

“你看我找著甚好東西了!”

她邊 ,邊打開了小匣子。

彼時的薛江沅正想著旁的事,聽了黎莘所言,回過神來:

“怎的了?”

黎莘獻寶似的把匣子捧給他。

他低頭一看,見手掌大的匣子,裡頭靜靜的躺著-枚暗紫色的圓珠,下頭墊著絨布。

那圓珠不過拇指大小,色澤斐然,隱隱有光滑流轉。

“這可是個寶貝,

黎莘喜不自勝,雙眸都彎成了秀致的月牙儿,

“有了它,你復活便萬無一失了。”

她今日不過像往常一樣替人驅邪,不想在那口鬧鬼的枯井裡,還發現了這等好物。

她興奮的顧不,上聽那戶人家的感謝,風風火火的跑回了小院子。

這枚珠子喚甚黎莘倒不知,可系統說明了,此物能鎮邪定魂,想來若不是它撐著,井中的厲鬼早便出來害人了。

有這珠子,屆時薛江沅要承擔的風險就大大降低,因他要接凶煞入體,本就是極危險的事。

現下,就不難了,功德條穩了,欠下的命能好好的還了。

她兀自歡喜,並未註意到薛江沅怔怔的目光。

來的匆忙,她裙角還沾著塵土,一雙繡鞋也臟的瞧不出原樣。

因枯井年久未用,她攀.上攀下,手掌難免磨破,這會兒沾了血跡,已結痂了。

薛江沅伸出手,從她頭,上摘下一片枯萎的樹葉。

黎莘說了許久,看他都不發一語,忍不住問道:

“你不歡喜麼?”

怎麼還是一-副不動聲色的模樣。

薛江沅搖了搖頭:

“我歡喜。”

黎莘抬眸對。上他視線,正待反駁:

“那你怎麼一一”

剩下半句,失了聲響。

他凝著她,唇未勾,眼卻帶著笑,像是斂了這星辰月輝,極亮,又極深。

她一時竟說不出話了,只呆呆望他。

薛江沅近在她身前,手掌拂過她面頰,輕輕拭去-;抹灰跡。

他動作很柔,指尖涼的像清爽的夜風。

“我很歡喜。”

他未曾收手,貼著她半邊側臉,嗓音清潤,溫雅醇厚。

黎莘抱著匣子不敢動彈。

薛江沅的臉又湊的近了,黎莘下意識往後躲了躲,卻被他捧住了後腦勺。

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黎莘的目光發直,盯著他的唇,看他一寸寸的接近。

她究竟要不要閃開?

電光火石的剎那,她腦中閃過了許許多多的念頭和方案,推開他,側過頭,俯下身。

最後哪個也沒能登場。

她只是那麼站著,像是等待他的唇落下。

然而

“篤篤篤。

大廣]被人叩響,宛如九天驚雷,瞬間打破了黎莘心中的綺念。

她後退一步,慌亂的推開了薛江沅。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