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74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三十七】

他的魂魄開始不穩,似乎掙扎著想出來,偏偏被凶煞咬的緊緊的。

黎萃看的清楚,他抬起了頭,半透明的一層,一隻手臂卻被扯了下來,讓凶煞大口大口的吞吃。

即便那是魂體,也足夠駭人。

她心中一驚,忙衝過去,用符貼在他額頭。

離的近了,他面上的痛苦便愈發清楚。

'等等,等等,”

黎莘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我會想法子的,一定會想出來的,你等等我。

她慌張的開始掏懷裡的東西,藥瓶,黃符,七零八落的散了一地,卻沒一樣是有用的。

薛江沅的臉龐開始扭曲,像極了凶煞之中的那些人面。

他強撐著望向她:

“我活這許久,本就是藉來的命,

即便即便死了,也無妨。”

黎莘勉強鎮定下來,黃符不要錢似的往他身上堆,唯獨嗓音輕顫,暴露了她的真心:

“小判官說了,你陽壽未盡,合該活下來的。”

她想按住他的手,卻摸了個空,落在他身體的衣裳上。

黎萃一時間呆住了。

他的魂體,連她都碰不著了。

究竟,究竟是哪裡錯了?

她喃喃道,鼻尖酸澀,眼眶微紅,不知是為了功德條還是為了薛江沅。

薛江沅的一魂只剩下半截身子。

他看著她,仁浸了霧,縈著歉疚與不捨:

“早知如此當初,當初不該要你的

身子,日後你一人,該如何是好”

傻不傻,還想她做甚!

黎萃真想罵的他狗血噴頭,他魂飛魄散了,她至多就是沒了功德條,可他呢?

永生永世,再無輪迴。

想到這裡,黎萃忽然冷靜了下來。

她不會眼睜睜看著他魂飛魄散的,絕不會。

自己的錯,就得自己來補,硃砂是對的,那麼問題就是自己的血。

她顧不上許多,將方才咬破的傷口用力一壓,擠出一滴血珠。

肉眼可見的鬼氣,她竟壓根沒有發覺。

可笑。

黎莘的意識是前所未有的清醒,她開始回想這段時間的一切,不敢錯過分

直到一一

她倏的瞠大雙目,扯住一邊的衣袖,用力拉了上去。

果不其然。

姜娌留下的指痕未消,她先前不在意,是因為那處沒甚特別的。

可是如今,有了凶煞的吸引,那指痕中藏匿的煞氣就再也安穩不住,浮上了表面。

竟是她,竟是她。

黎萃渾身發寒。

姜娌是如何得知她要復生薛江沅,又是如何知曉了方法,如何尋來了這物種在她體內。

而姜媳分明是薛江沅的心儀之人,初次見面時,她也為他悲痛欲絕,現下卻狠狠捅了他一刀。

這一切的一切,個中緣由,黎萃已經沒時間多想了。

事到如今,只剩下一個法子。

她閉了閉眼,下定決心。

郡王妃跪在蒲團之上,手中捻著一串佛珠。

她心無雜念,低低誦經,只盼佛祖慈悲,能讓她那可憐的么兒重回人間。

一卷誦罷,她便以額貼地,誠心誠意的磕上三個頭。

心誠則靈

小佛堂之外,喧鬧之聲由遠及近,卻是一名小廝正扯著嗓子吼,一次高過一次。

侯爺醒了!侯爺醒了!”

郡王妃猛的抬起頭,淚已盈眶。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