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82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四十五】

車夫也是和黎萃相熟的,路上便同她說話:

女郎,這回又是去探望故友的?

黎萃怔了怔,旋即笑道:

“哪來那許多故友讓我探望。”

車夫架著車過了一個小坡,漸趨平穩:

“記得上回女郎同我說,您在上京的故友病了?如今可好了?”

黎莘想起今早見到的薛江沅,抿了抿唇,如釋重負一般:

“大好了。

她淺淺勾唇,望向窗外的皚皚白雪。

車夫便和她道了喜。

走走停停,行路一月,這才來到了黎萃的目的地。

車夫其實有些莫名,陽山如今正鬧雪災,臨近的祿洲湧進來許多災民,旁人都紛紛往外跑,偏她還要來這兒。

因著和黎萃熟悉,車夫忍不住叮囑她:

“女郎千萬小心,這些災民窮凶極惡的,甚都做的出來。”

黎萃點點頭,謝過了他的好意,另結了車錢給他。

車夫便問她何時回,可要他來接。

黎莘頓了頓,沉默片刻,方才低聲道:

“往後,不回上京了。

她心事已了,接下來就該好好補完功德條,再去找個世外桃源的居所,興許等到虎子大了,能成親了,自己還會去瞧瞧。

車夫頗覺可惜,卻沒再多言,只讓她自己保重。

黎萃笑著和他道了別。

薛江沅一夢方醒,心口還跳的厲害。

身上的燥熱不能不平息,他起了身,未喚小廝,自去灌了半壺溫熱的茶水,方覺好受了一起。

近來,他時常做夢。

夢中,他與一女子抵死纏綿,銷魂蝕骨,難分是真是假。

可她面上總似蒙著紗,讓他什麼都看不清。

每每醒來,汗濕了脊背。

他靜坐桌前,寢衣單薄,便有涼意順著濕透的後背攀登而上,讓他的神智愈發清晰。

這一月以來,他盼著那兩邊的人能給他好消息,可無論是梨花巷還是包子攤,都再未見過她。

他甚至忍不住親自去等她,苦守了幾曰,仍是無果。

她好不容易露出一些踪跡,就再度消失在了他的身邊。

薛江沅不是不想放下,偏偏心不由己,他下意識的去尋她,連自己都無法控制。

大約,是魔怔了。

他抹了一把臉,坐回床榻,拿起了枕邊的木便子。

裡頭放著玉佩和帕子。

他拿起玉佩,用帕子裹了起來,貼近胸口,輕輕嘆了一聲。

有生之年,不知能否找到她。

薛江沅一人孤坐到了天明,待天色亮了,他就起身,喚了小廝進來。

穿戴整齊,打理好行裝,他將帕子和玉佩塞進了懷裡,出了門同郡王郡王妃辭行。

前不久他奉命護送賑災的銀兩去祿洲,今天便是出發的曰子。

原本這事不必他親自出馬,可祿洲進來頻鬧劫匪,勢力頗大,已搶了幾次朝廷的兵馬。

天子大怒,又懷疑是有人有意為之,擾亂民心,便讓薛江沅領兵親去,若是遇著膽大妄為的劫匪,統統剿滅,格殺勿論。

薛江沅自然領命。

臨行前,郡王妃依依不捨。

雖則明慧大師說了,薛江沅此生已無死劫,平安富貴,但大病初癒的么兒再度以身犯險,她實在憂心忡忡。

千叮嚀萬囑咐,這才放了他離開。

只盼著他能平安歸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