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77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四十】

薛江沅扶了他後,就坐到了郡王下首。

小廝及時的為他上了一杯熱茶,讓他好暖暖身子。

郡王方才與姜朗說到朝廷事務,而薛江沅雖來了,卻只是徑自喝著茶,沒有絲毫插話的意思。

郡王明白了小兒心裡的念頭,就不說私事,只把話題往政務上引。

姜朗一邊應著他,一邊暗自焦灼。

說了大半個時辰,茶水換了三四盞,薛江沅依舊氣定神閒,他微微側著身,望著說話的兩人,神色極是專注。

姜朗卻坐不住了。

他本想告辭,不願搏出最後的顏面,可思及女兒脖上被白綾吊出的紅痕,他咬咬牙,決定豁出去了。

侯爺,”

乘著郡王歇息的當口,他終於找到機會,轉向了薛江沅:

“侯爺,郡王那親事”

郡王心中一凜,暗道來了。

正當他想替薛江沅回絕的時候,那頭的薛江沅放下了茶盞,悠悠開口:

“親事?是何親事?”

郡王瞥了自家小兒一眼,嚥下了到嘴邊的話語。

姜朗訥訥不知如何說。

薛江沅便恍然大悟一般:

“御史是問,本侯可有娶妻的念頭?

姜朗更想直接說以前那親事還算不算數,但薛江沅既是開了口,他也不好反駁。

便訕訕的笑了一聲,只做默認。

薛江沅搖了搖頭,神色真摯:

“生死之交走一遭,本侯不願虛度枉生,如今只願報效朝廷,並無兒女之思”

一句話,把薑朗的後路堵的嚴嚴實實。

他若再堅持,豈不是禍害人家一心為大周的好男兒?

當真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除了嚥下這口氣,旁的甚都做不了。

他面上發熱,羞愧不已,再撐不下去,就起身同二人告辭。

臨走前,薛江沅卻隨著他來了郡王府門外。

姜朗一怔,既而一喜,以為薛江沅是要改口,只不過方才放著郡王之面不好明說。

“侯……

不等他開口,那頭的小牽來一匹通身雪白的駿馬。

姜朗愣住了。

薛江沅接過飴糖,餵了那駿馬一塊,既而拍了拍它的鬃毛,瀟灑利落的跨坐上去。

這動作一氣呵成,那駿馬還打了個響鼻,一口氣噴在姜朗臉上。

薛江沅見狀,'驚訝'道:

“御史還未離去?”

姜朗:

若他沒記錯,安平侯不是跟他前腳後腳的出門的嗎?

“這,這便要走了”

姜朗抹了把臉,一口氣憋的喘不上來。

薛江沅立時點點頭:

“如此,不送了。”

說罷,一扯韁繩,那駿馬便嘶鳴一

聲,踏踏而去。

後頭的薑朗又吃了一口灰。

他心中燃著怒火不好發作,一路忍氣吞聲到了府中,一進門,蔣氐和姜娌就迎了出來,圍著他止不住的問:

“如何,如何?侯爺如何說?

姜朗怨氣十足,不能衝著薛江沅和郡王,本就繃的緊緊了,現下蔣氐和姜這般,無異於火上澆油。

他狠狠一甩袍袖,將蔣氐甩掉一旁,指著她鼻子罵道:

“往後莫再痴心妄想,我這臉面已讓人放在地上踩了,休想再指使我!”

說罷,又對上一邊的薑媳:

“你若不服,再拿死來逼我,我便給你備好棺木,你自去!”

一通發洩,心中暢快不已,他丟下呆愣的兩人進了姨娘的小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