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69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三十二】(H)

他身上極涼,激的黎莘微微縮了縮身子。

薛江沅察覺到她的躲閃,以為自己還是激進了,猶豫片刻,便低聲道:

“若是我弄疼你了,你就同我說。

他見識過不少,親自上陣還是頭一回,難免有所疏漏。

黎莘沉默半晌,微微頜首,隻眼睛還是不去瞧他。

薛江沅繼續下去。

他初始放不開,一雙手徘徊在她腰間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細細揉捏著,反倒招來她一串笑音。

等他疑惑的望向她時,她便抿了抿唇,無辜道:

“你撓我癢癢了,我憋不住。”

一下子,兩個人都笑出來。

不過黎莘是笑他,薛江沅卻是笑自己。

大抵是那緊張的氛圍鬆快了,薛江沅抒了一口氣,終於將手沿著她腰上挪移而去。

兩團玉乳綿軟嬌彈,混混圓圓的一對,透著肚兜落出半抹。

他定定心,抽開了她頸後的綁繩。

黎莘胸口-涼,心中頗為複雜,索性裝作羞澀,閉著眼不理會他。

視線之中,那乳兒白似雪,頂端輟著相思紅豆,誘人採擷。

薛江沅的身子一時僵硬起來。

思索良久,加之黎莘不動不語,他就試探著傾身過去,握住其中一團,輕輕摩挲著。

涼絲絲的掌心與她肌膚相觸,黎莘下意識的揪緊了身下的被褥。

薛江沅忙停下動作,緊張道:

“我弄疼你了?”

黎莘正覺舒適,如今他突兀的停下,不免惱了幾分:

“我又不是那瓷娃娃,哪有這樣嬌弱的道理,你莫要事事問我,你不嫌臊,我還臊的慌。”

她賭氣的拍開他的手。

這話乍一聽下來,是怪罪於他,可薛江沅並不蠢笨,細細品嚐,卻是覺出不同了。

這是讓他放開了。

他微微抬眸,眼中含笑:

“好,不問你。”

做下去便是了。

有了她的默許,他自然少了許多顧忌。

因他現下魂體凝實,除那淡淡霧氣以外,與常人一般無二。

黎莘不曾教他如何褪了衣服,他竟無師自通,任由那衣裳化作輕煙散去,露出頎長的赤裸軀體。

他臂膀堅實,腰間勁窄,每一寸肌理都恰到好處,與那些或是大腹便便,或是乾乾瘦瘦的大不相同。

黎莘只偷偷覷了一眼,滿意非常。

唯獨不好的,便是身子太寒,好在如今本就炎熱,加之床幔封的密閉,倒想給她降了溫。

薛江沅貼著她,唇間微啟,沿著她肩胛吻下去。

他並非花間老手,只得使最笨的法子了。

黎莘微縮著肩膀,乳兒被擠出一條溝壑。

薛江沅在她胸口停了停,再不猶豫,張嘴含住蓓蕾,嚐到她身上的淡淡馨香。

黎莘沒忍住,低哼了一聲,甜的像攙了蜜。

被這一聲激勵,他小心翼翼落下牙齒,磨著那凸立的玉珠,既不會弄疼她,又讓她緩緩軟下身子。

彼時,他不覺想起了自己手下那些將領們酒後的葷話。

上頭是酥胸蕩漾,下頭是牡丹滴露,不亦快哉。

薛江沅似有領悟,就伸了一隻手,沿著腰探下去。

到了位置,便摸著兩條細嫩嫩的腿兒,嬌嬌怯怯的並著,當中陷了一條細縫,蔓著柔絨芳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