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84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四十七】

小丫鬟又遞上蜜餞,被黎萃推了推:

“你吃了罷,免得壞了藥性。”

這藥雖苦,卻也不是不能忍受,只是自上回一事,她身體還有些虛弱,要用藥慢慢調養著。

小丫鬟聞言,沒同她推拒,拿起來便含進嘴裡,甜的兩隻眼都彎成了月牙儿。

黎莘看著她直樂:

“有這般好滋味嗎?”

小丫鬟用力的點點頭,吃著蜜餞含糊道:

“唔好,好次!”

黎萃索性將之前買的那一盒都賞了她。

小丫鬟拿著蜜餞開開心心走了,留下黎萃一人,翻了翻這幾日的賬本,卻沒什麼心思再看下去。

上京來人應當,不會是他罷?

是了,他好歹是個侯爺,又大病初癒,怎會再來這小小的祿洲呢?

黎莘笑了笑,暗道自己多心。

只不過,她不知道的是,她口中那'絕不會來的人,已經到了祿洲太守的府上。

祿洲太守躬著身子,恨不能將頭埋在地上。

他素來膽小,現下面前堆了數十顆圓瞪雙目的,血淋淋的腦袋,他雙腿都直打擺子。

薛江沅下了馬,身上軟甲沾了血跡,那張謙謙君子的面孔就再不復清俊溫雅,反倒顯出縱橫疆場的殺伐之意。

他見這太守都快貼上地了,忍不住一勾唇,示意親隨上前扶起他:

“不必多禮。”

祿洲太守哆哆嗦嗦的應了聲是,抖著嗓子道:

“侯,侯爺,下官已備了廂房,為侯爺接風洗塵。”

其實按照道理,他是要擺一桌宴席的。

但他雖膽小,卻不蠢笨,明知來的是薛江沅,祿洲如今又鬧災民,再準備這些東西,岜不是送上門讓人敲打嗎?

不得不說,他偶爾挺聰明。

薛江沅聞言,微微頜首:

“裙伍肆捌零玖肆零整理也好。”

祿洲不是個富貴地方,太守府就那麼大,除了薛江玩之外,那些個親兵,就只能去客棧安置了。

當下,走的走,散的散。

那堆人頭還堆在地上,和著泥土淌出血水,看的太守欲哭無淚。

他,他要拿這些玩意兒怎麼辦哪!

第二曰,王太守便引著薛江沅去看那些布施的地方。

他換了一身常服,瞧上去就柔和了許多,不似昨日那般殺意然。

王太守也終於能好好說話了。

得了消息的富商不少,有機敏的便趁著今日趕了過來,想著能在安平侯面前美言幾句,說不定就能得他青眼呢?

誰能想到這祿洲,有朝一日還能迎來一位侯爺。

薛江沅的態度十分和善,他們說甚,他都耐心的一一聽了,並不盛氣凌人。

只是他這和善裡透著股疏離,怡好保持著不近不遠的關係,讓人不至於害怕,卻也難以同他親近。

看完了城裡,便到了城外。

事實上,城外那布施的位置才算大,且比起城裡的清粥寡水,這裡的粥熬的濃稠,甚至還能供上一兩頓饅頭。

薛江沅細細的觀察了周圍,發覺這布施之人還搭了可供臨時居所的棚子,旁邊有個小院,那些婦孺孩童都住在裡頭,外邊也是男子。

不可謂不細心了。

他來了興致:

“這處是何人看管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