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147章
潔癖毛控精英X貓咪少女【六十五】

那時候的任家兄妹都以為,苗蓁蓁早晚會放棄的,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可是他們沒有料到,苗蓁蓁的內心究竟有多瘋狂。

任晏飛成了她的心魔。

她近乎病態的追尋著他的一切,跟踪,監視,甚至偷他的手機安裝追踪定位。

任晏飛幾乎要被她逼瘋了。

最可怕的遠不止這些,她用盡手段傷害那些靠近任晏飛的人,無論男女,或多或少都因她而受過傷。

或是恐嚇信,或是騷擾電話,還有斜故意燒毀塗鴉的照片。

在她這樣的行為下,任晏飛漸漸的被周圍人所孤立了,那時候只有任晏馨和程承還留在他身邊。

任晏飛不知道這一切都是苗蓁蓁做的好事,等他知道的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

任晏馨是他的親妹妹,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苗蓁蓁並沒有對她做什麼出格的舉動。

但是程承就不一樣了。

他和任家兄妹的關係親如家人,任晏飛孤身一人的時候,他和任晏馨天天都會從自己的學院趕過來,陪他一起吃飯或是自習。

於他來說,任晏飛和任晏馨,或許是這個世界上唯二在乎他的人了。

苗蓁蓁不知道他們之間的羈絆,她只是覺得程承太礙眼,太礙事了。

她將目標放在了程承身上,手段變本加厲,知道他喜歡貓,就殺了幾隻他常餵養的流浪貓,將屍體放在了他的門刖。

知道他愛養花,就將他擺出來曬太陽的花盆砸的粉碎,把他精心呵護的花草踐踏成泥。

在他家安裝攝像頭,得知了他有抑鬱症,就讓這件事公之於眾,並且編造了各式各樣的謠言詆毀他,傷害他。

譬如將殺貓的事推到他頭上,說他其實是個心理變態的瘋子。

程承一天天的沉默了下去,無論任晏飛和任晏馨怎麼努力,那些指指點點的目光,那些造謠的帖子,那些無處不在的破壞和傷害,還是將他脆弱的心理防線擊打的粉碎。

5月25號那天,他自殺了。

死在自己的房間裡,安眠藥加割腕,鮮血染紅了浴缸,也讓他瘦骨嶙岣的蒼白身體格外駭人。

“……我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個畫面。”

任晏馨說到這裡,眼中已經爬滿了赤紅的血絲,“他不該遭受這些的。”她說完,咬緊了牙關。

一旁聽完了整個過程的黎莘,心中也有些難過,悶悶的像是喘不過氣。

可以想像,為什麼任晏飛不願再提起這件事,還有那一天他的反常,現在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你很喜歡他吧。”

黎莘拍了拍她的肩膀,又握住她冰冷的手,試圖給她一絲溫暖。

她看的出來,任晏馨並不是將程承當成了單純的哥哥。

任晏馨微微一怔“很明顯嗎?”她說著,忽而又笑了,“也是啊,我從來都沒有掩飾過。”

原本,她還想在程承生日的時候跟他告白,將自己的心意都說出來。

但是她永遠見不到他了。

“那苗蓁蓁呢,你們後來是怎麼做的?”黎莘等她平靜下來,方才繼續問道。

說到這裡,任晏馨眼中的悲傷就被怒火瞬間取代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