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95章
潔癖毛控精英X貓咪少女【十三】

任晏飛喝了一整瓶紅酒,他酒量一般,這些就足夠讓他大腦空白了。

他勉強支撐著身子,搖搖晃晃的走回臥室。

高腳杯倒在桌上,僅剩的小半杯紅酒沿著桌面一路淌落,一滴滴的墜在了地面上。

任晏飛側躺在床上,半闔著眼眸,面前是客廳朦朧的燈光。

隱約間,他似乎看到了一道小小的身影,從沙發上躍了下來,靠近餐桌,低著頭舔著地上的紅酒。

“不……”

不能喝。

他想說話,但渾身上下沒了力氣,頭也昏沉的厲害。

不過片刻,他就陷入了沉眠。

頭疼欲裂。

任晏飛趴在床上,用力的按了按額際,難耐的呻吟了一聲。

宿醉的感覺自然不會很好,他現在不僅頭疼,胃裡頭還翻江倒海的,就像有什麼東西在折騰。

他撐著身子,慢慢的爬了起來。

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酒味,他沒關房門,自然能看到客廳的一片狼藉。

該死。

他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

身上隱隱的有些酸疼,他轉過身,打算去找自己的拖鞋。

然而就在他轉身的剎那,一道身影卻猝不及防的闖入了他的視野之中,讓他的瞳仁瞬間緊縮。

女人。

還是個渾身赤裸的女人。

如瀑長髮披散在潔白的床單上,半遮半掩的隱藏著她曼妙的軀體。

她只露了背影,肩膀纖細,到腰間疏忽的一收,勾勒出楚楚的腰肢線條。

再往下,挺翹的圓臀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他面前,她的雙腿緊紫的合攏在一起,筆直而纖長,卻在腿間隱約的帶出一角神秘陰影。

她的肌膚是極為細膩的奶白色,在淡淡的晨光下,泛著如玉的溫潤色澤。

任晏飛倒抽了一口涼氣。

他不自覺的往後退,卻沒注意自己近在床邊,手下一空,從床上摔了下去。

重重的悶響,成功驚動了床上的女人。

她低吟一聲,嗓音帶著軟軟的甜,讓人從心口酥到了骨子裡。

她伸展雙臂,整個人翻了過來,趴在床上,手臂前伸,圓臀高高翹起,仰著頭,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

她本就未著一物,這樣的姿勢,讓那綢緞似的黑髮沿著她光裸的肌膚滑落下來,腰肢纖細的一手可握,胸前兩團軟綿顫顫巍巍,隱約可見。

任晏飛只覺一股熱血直衝腦海,驚的他立刻移開了視線。

伸完懶腰後,黎莘習慣性的半坐起來,想用爪子洗臉。

然而還沒舔兩下,她忽而覺出了不對勁的地方。

毛,毛呢?

往日柔軟的絨毛全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卻是雪白的肌膚,滑膩如細瓷,連她自己都不由暗暗讚嘆。

但這不是重點。

她伸開雙手,攥了又送,鬆了又攥。

這是屬於人的手掌,十指細嫩青蔥,明顯是女孩的。

莫非……

她猛地一低頭。

“!!!”

什麼情況?!

她怎麼突然變成人了?!

“這位……女士,”

任晏飛捂著限睛,在床下艱難的開口道“你為什麼會在我家?”

還是赤裸的躺在他床上。

任晏飛是不信他會夢遊出去找女人,他不是沒醉過,也清楚自己喝醉後只會熟睡。

可是,她的存在又該怎麼解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