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93章
潔癖毛控精英X貓咪少女【十一】

自那日起,黎莘和任晏飛的關係就有了根本的改善。

她可以在屋子裡隨意走動,當然除了任晏飛的臥室和廚房以外。

任晏飛雖不會和她太過親密,偶爾也會摸摸她的頭,或者稍微逗逗她,頻率不高,但比起之前恨不能將她關在客房裡的狀態來說,已經是一大進步了。

而平靜的個人生活中多了一隻貓,任晏飛的確還在慢慢習慣。

麻煩是有,卻也有溫暖。

起碼他現在每天回來,不必面對著空蕩盪冷清清的客廳,黎莘總會在聽到腳步聲的時候跑到門口,半坐著等他開門。

看到她的瞬間,身上的疲倦似乎都能消退許多。

他有些明白寵物的意義了。

這樣的平靜一直持續到了一個月後的某一天。

那是周六,任晏飛的休息日。

天氣不太好,從一早上開始就陰雨綿綿,帶著一股莫名的窒悶感,空氣中都瀰漫著潮濕的氣息。

但是沙沙沙的雨聲格外催眠。

任晏飛坐在客廳裡,戴著一副黑框眼睛,輕輕的敲擊著鍵盤。

黎莘趴在他身邊,昏昏欲睡。

本應該是再平常不過的一天,正在編寫程序的任晏飛卻忽而收到了一封郵件,發件人是任晏馨。

黎莘聽到聲音,好奇的抬了小腦袋。

他疑惑的點開,發現那是一張照片。

石碑,鈴蘭。

他的呼吸有片刻的凝滯。

任晏馨在圖片下寫了一句話:

哥,我來看他了。

任晏飛直愣愣的盯著那張照片,沉默了快一個小時。

期間,黎莘用肉墊蹭了蹭他的手臂,他也毫無反應,像是陷入了某種情緒之中。

近一小時後,他突兀的摘下了眼鏡,關了電腦,垂著頭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黎莘跟著他走過去,卻被他輕輕的推了出來。

隨後,他關上了房門。

黎莘不知道那張墓碑的照片代表了什麼,只能揣測是他的親人或者好友,能夠確定的是,一定對他很重要。

否則任晏飛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她有些心急的在門外踱步,時不時用爪子撓撓門,低低的叫兩聲,又不敢太過用力,怕影響他的情緒。

可惜任晏飛毫無反應。

進門無果,黎莘就只能在門口盤成了一團,乖巧的等著他。畢竟這一個月,他對自己還不錯。

勉為其難的安慰他一下,嗯。

絕對不是因為他是自己的攻略對象,沒錯!

變成貓以後,黎莘詭異的擁有了傲嬌屬性。

任晏飛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拉上了厚厚的窗簾,沒有開燈,任由黑暗充斥了整個房間。

他倚著門坐在來,雙腿弓起,將自己埋首在手臂之間。

第幾年了?

似乎已經五年了。

濃重的悲傷和愧疚浸潤了他的心口,他摀住臉,限眶卻是乾澀的,掉不下一滴眼淚。

他不會哭,從記事開始,他就沒再哭過。

任晏飛打開門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黎莘中途去吃了飯上了廁所,現在又回到原位,小小一團趴在門口,瞇著眼,像是睡熟了。

任晏飛第一眼就看見了它。

客廳裡亮著暖黃色的燈,在她雪白的絨毛上染了一層橙色。

她豎著耳朵,粉嫩的耳尖一顫一顫。

這個瞬間,任晏飛突然有些想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