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04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二】

變故發生在那天晚上。

【白天的時候,小柴整好了爛紗卻沒有裝起,被“拏摩溫”①見到了,將她好頓教訓。恰好這時,一個“東洋婆”②走了過來,為了證明自己的忠心,他打的就愈發的用力。】

黎莘忍住了沒有上去。

小柴不過是個小女孩,被打的傷痕累累,躺在地上半天沒有動彈。

拏摩溫因此又踹了她幾腳,又逼得她起來做工。

這裡是沒有藥的,即便生病了,也沒有人會給你醫治。頭先有個女工發燒的起不了身,還被帶工拖出去好一陣毒打。

黎莘只能等到晚上,所有人都精疲力盡的回了房裡,她才打了水,匍匐著去找小柴。

小柴疼的縮在角落裡哆嗉,黎莘用破布沾了水,給她小心翼翼的擦著身上開裂的傷口。

她咬著唇忍著叫,唇肉都血肉模糊。

擦完後,小柴縮進了她懷裡,也不說話,只是無聲的落著淚。

窗外夜幕星河,屋子裡的鼾聲此起彼伏,這個陰暗的,宛如地獄般的工房,將她們對未來的所有期盼都禁錮完全。

黎莘拍著小柴的背,安撫著她。

就連互相取暖的片刻光景,都顯得格外難得。

然而兩個人還沒能睡進去,工房的門就被人一臉踹了開,驚醒了半數的女工。

白天毆打小柴的帶工,喝的醉醺醺的,一張肥臉憋的通紅。

他那雙混濁的眼在這“蜂窩”裡掃了一圈,藉著微弱的火光,最終定格在了小柴的身上。

他把酒瓶子往旁邊一甩,嘴裡罵罵咧咧啊的的,一路踩著女工的身體走了進來。

小柴試圖把自己往黎莘的懷裡縮,可是還沒等黎莘護住她,那個工頭就一腳把黎莘踹開,拽了她的頭髮,一路拖著走了出去。

周圍的女工蜷著身子哆嗦,小柴一路哀嚎著,又被那工頭照著臉甩了幾個巴掌。

“砰”的一聲,房門闔攏,一切歸於平靜。

就連小柴的哀嚎也隱隱約約的遠去了。

黎莘被他一腳踹在了肋骨上,疼得呼吸都發疼,她慘白著臉,半倚在濕漉漉的地面上,爬了好幾次都沒爬起來。等她終於能撐著牆壁起身了,她就扶了牆,踉踉蹌蹌的往外頭走。

一邊的女工也不攔著她,只是睜著麻木的眼瞧她。

黎莘扶著牆壁,一步一步的朝外頭挪。

小柴被拖走的痕跡,在佈滿了沙塵的地面上格外的清晰,黎莘就循著那條痕跡,一路的摸過去。

她心裡燒著一團火,濃濃烈烈,讓一腔的熱血都衝上了頭。

小柴被拖到了外頭,後頭的沙礫磨破了她的膝蓋,因此地上都出現了斑斑點點的痕跡。

黎莘就靠著這血跡,摸索到了她的所在。

模糊的辱罵聲從門後傳來,伴隨著小柴的哭喊,以及室悶的倒地聲,拳打腳踢的聲音。

黎莘摸了摸胸口的碎瓷片。

這是她在吃飯的地方撿來的,偷偷的磨出了尖角角,就為了以備不時之需。

門是虛掩著的,隱隱綽綽的透出了兩道人影,黎莘順著門縫擠進去,悄無聲息的靠近了那個肥胖的男人。

……

注①:“拏摩溫”是英文NUMBERONE的諧音,意即“第一號”。舊上海英國紗廠車間裡的工頭,一般編號都是第一:。於是它就被創造性地翻譯成了拏摩溫。於是被傳播到了各個紗廠。成了舊中國工廠中工頭的別稱。原先只用於外商在上海設立的工廠中,以後上海的華商工廠也有沿用此名稱的。

注②:日本女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