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67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二十三】曖昧橫生

黎莘面上轟然炸開,胭脂色的紅暈便似潮水蔓延,在頰上落下濃墨重彩的痕跡。

她咬了咬唇,手心如燒了火,將冰冷的釵子都捏的滾燙起來。

崔子瞻見好就收,松開那一縷青絲,任由它飄搖著落回了她面龐一側,猶帶幾分他的體溫。

「叔叔……」

黎莘見他神色戲謔,心中不由得不服,她抽回自己的手,用力捏緊了釵子,微惱的瞪著他:

「自重!」

——竟是把崔子瞻那晚的話語又還了回去。

然而她香腮緋紅,一雙貓兒眼嬌嬌生媚,反倒有種勾了人的韻致,半點不覺其中的怒意。

崔子瞻啞然一笑,挑了眉,眼波顧盼之間,極盡風情:

「佳人在側,情不自禁。」

他壓低了嗓子,那清潤之音就平白多了幾絲曖昧。

黎莘微微瞠了目,還不及說這人臉皮子厚,就見他又抬了手,將那一縷發別在了她的耳後,溫柔至極。

修長十指滑過耳廓,若有似無的觸了觸小巧耳垂,留戀一般的在上方停留了片刻。

一點酥麻自耳際泛起,黎莘抿了唇,耳畔滾燙。

「早些歇息。」

始作俑者卻在這時收回了手,瀟瀟灑灑的後退了幾步,含著笑意,轉身便走。

讓黎莘一時錯愕。

這,這……

這貨絕對是故意的!

————

崔子瞻攪亂了自家小嫂嫂的一池春水,心情自是愉悅萬分。他安睡一眼,第二日,就早早的起了身。

先同黎老爺問了安,又被他留著用了吃食,崔子瞻轉了個身,復又回到了自己暫住的小院。

即便經歷種種變故,他從不曾放下功課。

若無根基,一切枉然。

他是堅定之人,崔君實卻遠遠不比他,黎莘同他弟弟交好,可對他的示弱,總是棄如敝履,這讓他難免生了怨恨。

但他還有幾分心眼,是以從不曾表現出來,一如既往的做著深情模樣。

黎莘煩的他不行,偏偏黎家二老裝聾作啞,她心裡煩悶,在崔君實又一次來尋她以後,命著丫鬟婆子拖住他,自個兒偷偷的從小門溜了。

正是午憩時分,宅子里人不多,黎莘落得清閒,便決定去找小叔叔培養感情。

她偷摸著尋到了崔子瞻的院子,仿著他昨晚的行徑,又敲響了他的窗子。

這兩人倒還玩上癮了。

崔子瞻方做完一篇策論,停了筆,吹乾紙上墨跡。

冷不防窗子突然被人敲了幾下,他頭先一愣,既而就反應了過來,忍不住彎了唇角。

只是開窗前,他蓄意換上一副正經的神色。

窗扉微啓,露出半張明媚俏臉。

黎莘的發髻上簪著他送的釵,赤金蝶翅顫顫欲飛,細細碎碎的紅寶石,鮮艷欲滴,襯的她愈發唇紅齒白,眉目如畫。

崔子瞻心中一顫,面上卻絲毫不顯。

「嫂嫂?」

他疑惑的歪了頭,怪道:

「可是有事?」

說話間,倒像是真的什麼都不知曉的模樣,無辜的緊。

把個黎莘氣的好歹。

她就知道,這人是故意的!

原先還有幾分笑意的模樣瞬間褪去,黎莘哼了一聲,磨著銀牙道:

「叔叔,你怕是落了東西。」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