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79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三十五】崔子瞻的親事

自打黎家三娘嫁入崔家後,不得不 說,黎家的境況有了些微的改善。

雖說崔君實和崔子瞻如今不過是舉 人,可兄弟兩天資聰穎,有不少人也隱 隱的對他們有了心思。

要知道,一朝秋闡榜上有名,便是平 步青雲也未有不可。

崔君實雖成了親,可還有個崔子瞻不 曾婚配,若是能拉攏過來,自然是極好的。

是以,幾乎被權貴圈忽視了的黎萃, 有朝一日竟也收到了請帖。

余州王家,並不是世家大族,可如今 的王家長房嫡子,任職戶部郎中,對黎 家來說,算得上是不可多得的機緣。

但黎莘也清楚,王家並不是衝她來 的。

王家長房的庶女,王初丹,正是婚配的光景。

崔家兄弟無官職在身,家底又薄,想 要像前世的崔君實那般攀上尚書庶女是 不大可能的,但一個正五品的郎中庶女 就不同了。

再者說,這還是個有解元之才的崔子膽。

崔母已逝,崔父又不知所蹤,唯一能 幫著崔子膽親事的,左看右看,可不就 剩黎莘這嫂子了。

所以王家把主意打到了黎莘身上。

這場宴會,黎莘不得不去。

崔子瞻乘了轎,拐過幾條小巷,來到 了玉品樓的後門。

早有侍人立在門口,見他下來,恭恭 敬敬的行了禮。他面白無須,肌膚光潔 似女子,一雙細長眼透著笑意。

「公子,上主已入閣。」

他一開口,嗓子拍的尖細,讓人聽得 不大舒服。

崔子瞻卻恍若未聞,只略一領首,任 由侍人將他帶了進去。

行至頂樓,待人將他領到了一扇朱漆 門前。四個侍者守在外頭,內息收斂, 面色無波,卻平白給人威懾感。

見他來了,侍者就推開門,將他送了進去。

外間雅致,內里也別有洞天。檀香緲緲,燃起縷縷青煙。崔子瞻穿過屏風, 見一中年文士倚在在榻上,面前一盤棋 局,自執黑白對弈。

他輕笑一聲,道:

「上主一人,難免無趣。」

文士聞言,也不回頭,只淡淡的落下 一枚黑子道:

「如今能同我對上的,也只有你 了。」

「崔子瞻坐到他對面,立時就有貌美婢 女端上清茶,他接起輕叫一口,執白子 落下一步。

文士微一蹙眉,復又落下一子。

雙方厮殺,他鎮靜自若,以守為攻。 崔子瞻卻似出鞘利剑,步步緊逼。所謂 棋如其人,不過如是。

一局罷,崔子瞻輸了一子。

文士搖搖頭,頗有深意的笑道:

「肅之必定有事相求。」

崔子瞻在侍者的服侍下淨了手,也不 否認,只回道:

「肅之惭愧。」

文士聞言,但笑不語,只先行起身。

崔子瞻緊隨其後,一同來到了正對著屏 風的桌案邊。

他拿起一本相冊,信手遞給崔子瞻:

「這是你外祖留下的,時至今日,也 該物歸原主了。」

崔子瞻低首接過。

「如今國有隱患,卻無可用之才,殷 王持兵自重,狼子野心,肅之當以為如 何?」

文士背過身,眺望窗外,輕嘆一聲。

崔子瞻敛了眉眼,神色狀似平靜:

「既是狼子野心,」他頓了頓,眸中掠過一絲暗芒,「掏出來便是。」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