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83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三十九】醋罈子•夫妻大戰

崔子瞻方從玉品樓趕回來,就聽說自 家哥哥嫂嫂打起來了。

沒錯,真是打起來了,還是為了他的 親事。

原先好好的小院,這會兒全然變了模 樣,上好的瓷器碎了一地,丫鬟婆子忙 著攔住崔君實,不讓他碰著黎莘。

偏偏被打的還是崔君實。

他額頭一道紅印,是被繡棚砸出來 的。面上五個鮮紅的指印,纖纖細細 的,明顯出自黎莘之手。

這會兒,黎莘還拿著些小東西,胡亂 的朝他身上丢去。

崔君實欲哭無淚。

那幾個粗使的婆子力氣大的很,拉著 他根本動彈不得,就是想躲都躲不了。 不一會兒工夫,他身上就跟開了染坊似 的,什麼顏色都有。

動又動不了,眼睛剛想瞪就被砸的 頭暈目眩,只得一邊退,一邊嚷嚷著 「粗魯婦人」。

崔子瞻過來時,就見到他這通身的狼狽。

他幾不可見的勾了勾嘴角,眼中滑過 一絲笑意。

恰好這時黎莘累了,讓桂馥擦著勸 慰。崔君實余光瞄到崔子瞻,幾乎熱淚 盈眶,激動的不能自己。

「肅之,你可算了來了。」

他掙開幾個婆子,拉住崔子瞻道:

「你瞧瞧她,哪還有婦道人家的模 樣,分明是個夜叉!」

崔君實有心說的難聽些,可又不願駁 了自己的面子,左思右想,還是說她一 句母夜叉。

崔子瞻聽了他的話,視線自然而然的 落在黎莘身上。

彼時的黎莘,面上還殘存著幾分氣惱 後的紅量,一雙貓兒似的媚眼水漾漾 的,柳眉倒竖,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猙獰,反倒鮮活明快,格外嬌甜。

見崔子瞻瞧過來,她狠狠他一眼, 據了粉嘟嘟的嘴兒,輕哼一聲別過頭 去。

可愛的緊。

崔子瞻低頭一笑,掩去眉眼間濃的化 不開的寵溺。

哪裡是個母夜叉,分明是個小醋罈子 翻了。

「他輕咳一聲,沒有去應崔君實,而是 轉口問道:

「哥哥既是君子,緣何同嫂嫂鬧成這 樣,若是傳出去,豈不叫旁人聽了笑 話?」

他並不曾說是誰的不是,而是相當無 理的偏向了黎莘。

崔君實沒料到弟弟也不幫襯自己,登 時被他氣了個好歹:

「你,你糊塗!」

他一用袍袖,頗有幾分恨鐵不成鋼的 意味,

「你可知,我好不容易為你尋了一門 好親事,這婦人卻將那小娘子的八字都 撕了!」

一想起那碎成粉末的紙張,崔君實心 痛不已。

這要讓他如何同大人開口,總不能 說,王姑娘的八字被自家娘子撕了,還 要來討要一份罷?

黎莘聞言,遠遠的呼他一口:

「虧你還開的了口,將弟弟的終身大 事當做青雲梯,我瞧你是想那權勢想的 瘋了!」

這個世界的她固然沒有武力值,黑人 的本身可不帶消減的。要不是顧忌著身 份,她恨不能發揮國罵的精髓。

崔子膽說不過她,只顫著手指指著她 道 :

「你不過是個深宅婦人,又懂什 麼?!」

黎莘最討厭這爛黃瓜一副直男癌的樣 子,忍不住拿過桂馥捧著的茶盏,朝著 他用力丟去。

崔君實見狀,嚇得趕緊往後一躲。

茶盏沒有砸中他,卻恰好落在他身 前,在地上摔了個粉碎,濺起的茶水湖 在他衣角,沼濕了一大塊。

看到這裡,一旁的崔子瞻終是忍不 住,笑出聲來。

小劇場--

阿莘:爛黃瓜瓜,X你大爺!

渣夫:粗俗,粗魯! 小叔:你X的是他弟弟。

小叔:無條件寵老婆,就算生氣也好看 ~(///)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