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675章
土豪小家碧玉X騷氣偽渣書生【三十一】暗潮湧動

蘭熏匆匆的回了屋,掩上門。

她從懷裡掏出一封信箋,仔細的看完,便將信放在了燭火上燃成灰燼。

做完這事,她又起身來到了床榻邊,在床榻的角落里細細的摸索著, 掏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木盒子。

她忐忑的咬了咬唇,緩緩打開盒子。

盒子里裝著幾塊散碎銀子,是她這些年積攢下來的,另有一些小首飾,雖不貴重,卻精緻小巧。

可蘭熏卻發覺裡頭玉佩不見了。

沒錯,玉佩,準確的來說,是崔子瞻的玉佩。

崔家兄弟各有一塊,並不相同,是當初黎老爺送上的賀禮。

蘭熏心下大駭,將盒子放在一邊,又去床榻上尋摸。她躬著身子,面上浮起一層薄汗,連邊邊角角都不肯放過。

「你在尋這個麼?」

兀的,一道男聲從屋子的角落響起,宛如炸雷一般,將蘭熏唬的面色煞白。

她才發覺,這房間里竟還有一人,就隱在簾子後頭。方才她心事重重,根本沒有發覺。

男人撩開簾子,身形修長,清矍蕭疏。他手裡捏著一塊翠色玉佩,玉質溫潤細膩,一看便知成色上乘。

他的面龐從黑暗中漸漸清晰,似笑非笑,含情風流。

——正是崔子瞻。

蘭熏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顫著嗓音道:

「公,公子。」

崔子瞻應一聲,徑直走到了她面前,步履悠然,倒像是閒庭信步。

「這玉佩,緣何在你這裡?」

他信手把玩著玉佩上的絡子,神色平靜,不辨喜怒。

蘭熏幾乎將頭伏在地上,身上起了一層又一層密密的冷汗,混了她的脂粉,緩緩的落在地面。

「婢,婢子……」

她哆嗦著,根本不知如何開口。

她沒有法子,她不是家生子,只是買進來的婢女。家中老小的性命,全捏在那位大人的手上。

「你是陳河村人罷?」

見蘭熏吞吞吐吐的不語,崔子瞻冷笑一聲,開口道,

「家中還有幼弟幼妹,我說的可對?」

蘭熏猛然抬頭,雙目瞠大,不敢置信的望著他。

崔子瞻俯下身,素來溫柔含情的雙眸冰冰涼涼的一片,宛如結了寒霜,讓人從腳底冷進了心肺:

「他能尋著的人,我自然也能。」

他說著,從袖中取出一物,放在蘭熏眼前晃了晃。

那是一把長命鎖,做工粗糙,看的出來是舊物,戴了有些年頭了。

蘭熏一眼就認出來那是自家弟弟的東西,當下,才升起少許的底氣,頃刻間蕩然無存。

她癱坐下來,面如死灰。

————

黎莘一覺睡醒,便喚了桂馥進來伺候。

她怕熱,一到暑夏就愛困,每日中午都要小憩,不然接下來的半天都沒有精神。

桂馥端了梳洗的物什進來,放置在一旁,上前在黎莘耳旁說了幾句。

「贖身?」

她有些莫名,

「蘭熏的爹娘將她贖回去了?」

前天晚上,她還同崔子瞻討論蘭熏的事兒,怎麼不過是兩天的光景,她便讓人贖了回去。

黎家的奴僕,一多半是家生子,只是黎家根基不深,也有很多是外頭買來的。作為黎莘的大丫鬟,原本該是簽了死契的,可原身是個心底善良的,特許那蘭熏和朱顏可以贖身。

卻沒想來的這樣快。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