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38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一】

夜深。

姜媳瑟縮在床角,厚厚錦被裹挾全身,身子卻仍似落入寒冰,戰栗而不自知。

屋外燈籠搖曳,燭火被拂的明明暗暗。

“德音,德容!”

她嘶啞著呼喊著,淒厲嗓音在房間中迴盪,本該應聲而至的婢女卻無一人應答。

姜媳不覺落下了淚。

“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

她小聲的啜泣,盼望著遊蕩在身側的陰魂能夠離她而去。

一股寒意悄然攀_上她的面頰,窗門禁閉,卻平白有冷風掠過,將她的血液凝結成冰。

姜媳尖叫一聲,連滾帶爬的摔下床,試圖去拉開緊鎖的木門。

木門被晃的吱呀作響,偏偏像是被緊鎖了,無論姜媳如何用力,都不能打開半點縫隙。

姜媳渾身氣力抽取一空,脊背緊貼著木門,一點一點的滑落下來。

“呼”的一聲,門外頭的燈籠滅了。

竹架被風吹的搖擺,時不時的撞擊著窗沿,一抹陰影時長時短,透過淒冷月光,落在姜媳慘白如紙的面頰,上。

薑的雙眸漸漸瞠大。

冥冥之中,彷彿有人在低低的喚她的名字,一字一句,哀哀切切。

清霜清霜

伴隨著他的呼喚,朦朧中,窗前散入一道模糊的黑影,面容不清,被煙霧所繚繞。

他走一步,便留下一個腳印,滴滴答答的淌著血。

這黑影離她越來越近。

姜眼睜睜看著他伸出手,遍布傷痕,皮肉翻捲,指甲里布滿了褐色的泥士。

這雙手將要撫_上自己的面頰。

極度的恐懼之下,姜媳再也支撐不住,兩眼一閉,垂頭便暈了過去。

姜朗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望著面前雙頰凹陷,眼暈青黑的次女,說不心疼,那是假話。

蔣氏在一旁抹著淚,哭的淚眼朦朧:

“老爺,你想想法子罷,莫非真要逼死清霜不成?!”

姜朗搖了搖頭:

“冤孽啊。”

他堂堂御史大夫,本不該信這術數之事,如今為了次女,卻也不得不破例了。

“就依先前所說,請那小女子過來。”

家醜不可外傳,真要求到明慧大師身上,定要鬧的沸沸揚揚,不如先尋個無名之輩試上一試。

蔣氏聞言,立刻拭乾了淚,喚了身邊的嬤進來。

二人耳語一番,那嬤心中了然,應下之後,就偷偷的拿著一盒子金葉子出門了。

一頂素色小轎乘到城外的梨花巷,她熟門熟路的來到了角落,尋著一扇灰撲木門,小心翼翼的敲了敲。

三聲過後,門就叫人打開了。

從裡頭走出一名身著素衣的女子,她蒙著面紗,瞧不清真容,唯見月眉星眼,宜喜宜嗔。

見到,她並不驚訝,只微微頜首道:

“隨我來。”

嬤嬤拭了拭汗,不敢多言,乖乖的跟著她進了門。

這小院乍看破舊,卻再是整潔不過,青磚鋪地,石桌石凳,正對著一樹紅彤彤的山茱萸。

也不知她如何將那山.上的茱萸挪進院子的,偏還養的這般好。

不住的拿眼看,但除了這茱萸之外,屋子裡並無旁的惹眼物件了。

“既是來尋我,想必姜二姑娘已病入膏肓了罷?”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