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43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六】

他這麼一說,黎莘就上了心。

原先她正奇怪著,這安平侯應當是腳印的主人,那怨氣頗足的血掌印又是從何而起?

邪祟之物

“你可知是甚物?”

黎莘問道。

薛江沅雖不喜她,但關切姜鍶卻是實實在在的,若不是為了壓住那東西,他也不會遲遲不入輪迴。

“塌下右數,第二塊磚。

他只能壓著外洩的鬼氣,卻不能徹底除了這邪物,哪怕幾次三番要提點姜,甫一出來,便將她嚇的不省人事了。

無可奈何之下,就一直在此遊蕩。

黎莘不疑有他,將鍊子拴在床頭,翻身就趴了下去。

她用手觸了觸,薛江沅所說的青磚的確有所鬆動,稍--使力,就撬了開來。

磚下四四方方的擺著一木盒,取出時頗費了些力氣,等木盒到了手中,黎莘吹來蒙.上的一層灰,才見得幾分真容。

木盒倒是普通,只扣著的小鎖上貼了一.張黃紙,興許是日子久了,黃紙已腐爛破敗,看不清,上頭的字跡。

黎莘猜測,這或許是什麼用來封印的符咒。

天長地久的被底下潮氣浸濕,符咒失了效用,才讓裡頭的邪物蠢蠢欲動。

她沒敢直接撕了符咒,而是從自己的木匣裡取出一-張新的,沾了指尖血,貼在原先的位置。

方貼上一層,木盒便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縫隙處黑氣繚繞,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掙扎反抗,要從盒子的禁錮中擺脫出來。

薛江沅不錯眼的瞧著,不禁懷疑起黎莘的身份。

如此年輕一女子,又不是道家佛家弟子,哪學的這些歪門]左道。

“嗬,還是個不消停的。”

見這木盒動作不停,黎莘輕嘲--句,將木盒扔在地上,一-腳踩了。上去。

別看木盒破破爛爛的樣子,受她這一腳竟還能支撐的住,反是安靜了下來,不再躁動了。

黎莘滿意的收起了木盒。

“行了,應當無事了。”

她用艾炙條熏了屋子,確認那股子腥羶味已消失不見了,才轉頭對床邊的薛江沅道,

“你該走了。”

薛江沅定定的望著她:

“我要見清霜一一面。”

事到如今,他也不自稱本侯了,姿態雖不算低,於他來說,實屬難得。

黎莘撓了撓臉:

“你現在便是出現在她面前,也只會嚇著她。 ”

沒成想這死鬼侯爺還是癡情種,可她還趕著完成任務,實在沒功夫和他耗。

“不是有你嗎?”

薛江沅低聲道,

“若你幫我一-回,我自然重重酬謝。

黎莘聞言便樂了:

“侯爺已是入土之人,如何酬謝民女?”

薛江沅只當聽不出她話中嘲笑,平靜道:

“既是枉死,自有一-些黃白之物,未曾告知家中長輩。”

黎莘:

說的似乎有些道理。

別的就罷了,錢這玩意兒,她還真需要。

“侯爺不予一-些好處,民女可不敢應承下來。”

她瞇著眼笑,像只慧黠的小狐狸。

這是開口要定金了。”

薛江沅慪了一口氣,眼下卻不得不強壓下來,與她說了地方。

黎莘就和他約法三章,若明日見了金子,她自會助他一回,若不然她就只能親手送他見閻羅了。

一人一鬼定了時辰,天也漸漸亮了。

黎莘取了鎖魂鏈,薛江沅便化為一道輕煙,消散的無影無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