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41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四】

姜朗雖是從二品的御史大夫,能攀,上安平侯府,也是高嫁了。

更何況,這安平侯並非紈絝子弟,他原是郡王幼子,十三歲入軍,征戰七年,戰功累累。

初及弱冠,便被封為安平侯。

不少人見過他凱旋而歸,身披寶甲,頭戴銀冠,身姿昂揚如青松,端的是器宇軒昂。

姜媳只在宮宴中見過他一-回,褪下戰甲之後,錦衣玉袍著身,卻似個翩翩公子,俊逸且雋雅。

一顆芳心就此暗許。

可好景不長,年前,安平侯領旨出征,遭了小人暗算,孤身入了敵軍包圍。

待救出來時,已是身中數箭,奄奄一息了。

他被送回_上京時,天子震怒,無論御醫,民間神醫,但凡能救活他的,一律重重有賞。

因安平侯吊著一口氣,生死不知,就有人提議,若不然讓姜二姑娘與安平侯提前成婚,說不得能沖沖喜。

聽了這話,蔣氏立時坐不住了。

若安平侯好好的也就罷了,如今他半隻腳踩進了閻羅殿,哪還能讓自個兒的女兒去上趕著守寡?

當下就和姜朗鬧開了。

姜朗無法,心中也捨不得女兒,就頂著天子之怒,將二人親事回了。

郡王府倒不曾怪罪,畢竟安平侯的確撐不久了,沒的讓人家好好的姑娘進[]蹉跎的。

但若說不愉,還是有幾分的。

兩頭的關係便這麼冷了下來,退親後不久,安平侯也咽了氣。

這下,姜府的立場愈發尷尬。

往常活潑開朗的薑鍶也再不愛出門,總有人對著她指指點點,說她薄情寡義,不是良配。

日子久了,她就將自己關在院子裡,每日以淚洗面。

等夫妻二人驚覺女兒神智不清時,離安平侯過世已過了兩月有餘。

聽到這裡,黎莘蹙了蹙眉:

“敢問夫人,二姑娘是如何打算的?”

既是都說了,蔣氏就不再瞞著了:

“若是清霜鐵了心要嫁,我們再如何攔,都是攔不住的。”

可女)兒既是不願,他們怎能不為她爭上一爭?哪怕落了罵名,也比孤寂終身要好。

可憐天下父母心。

黎莘長嘆一聲:

“那麼安平侯,應是入士為安了?”

若真如蔣氏所言,安平侯英年早逝,心中放不下,也是情有可原的。

蔣氏搖了搖頭:

“聖_上請了明慧大師為安平侯祈福,明慧大師說了,棺槨得停足三百日,方可出殯。”

三百日?

黎莘吸了口氣,暗暗心驚。

這麼放著,等到了出殯那天,恐怕都爛的不成樣子了吧?

但是她再如何猜,也是猜不透這位聞名天下的得道高僧的。

“不說這些,小仙姑,你可否同我說一說,清霜是不是,是不是被”

蔣氏揪著帕子,不敢說下去。

“是,又不是。”

黎莘故作高深道。

“如何是,如何又不是?”

蔣氏心焦不已,實在不願聽黎莘和她打啞迷。

“夫人莫急,”

黎莘扶住她的手,

“便是民女說了,不過徒增煩憂,不如讓民女試一試。

蔣氏就問她要怎麼做。

黎莘指了指屏風後的薑,輕聲道:

“今夜,由民女替二姑娘守一晚。”

她也想知道,究竟這安平侯,化成了何種魂靈。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