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42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五】

是夜,梆子響了四聲,一慢三快。

子時過,已是丑時了。

桌上的燭火跳了兩下,呼的一聲,被不知何處的冷風拂滅了。

床榻_上的女子仍舊安眠。

窗外的燈籠搖搖晃晃,拍的窗門]咯吱作響。

冷月清輝,透過窗紙落在地上,縹緲的聚出一道如霧的黑影。

清霜清霜

又有人在低聲輕喚,似從幽冥而來,淒淒切切,聲聲泣血。

榻上的女子翻了個身,薄被遮了臉,只露出一頭墨染的青絲,鋪散在方枕之上。

近了,更近了。

一雙赤足踏在地上,左側小指缺了一截。

他伸出手,撫_上女子的髮絲。

“清霜?”

話音處落,面前猛的一亮,灼燙的溫度自脖頸傳來,痛入骨髓。

薛江沅悶哼一-聲,單膝跪地。

“既是亡魂,何苦痴戀人間。

黎莘慢悠悠的掀開被褥,理了理睡的凌亂的衣襟。

她手中拉著一條細細鎖鏈,此刻正套在薛江沅的頸上,他每掙一次,就被鎖鏈上的符咒灼燒一次。

魂魄隱隱不穩,薛江沅只得冷靜下來。

他披散著發,蓬頭垢面,身_上的鐵甲已千瘡百孔:

“你是何人?”

能觸到他不說,還讓他動彈不得。

黎莘罩著面紗,一雙清凌凌的眼,青睫明仁,碧波漣漪。

“我是誰與你無關,”

她扯了扯鍊子,頗為可惜的嘆一聲:

“你本是人中龍鳳,平生戰功無數,想必閻王老爺也能對你網開一面,投胎便是,為何要糾纏姜二姑娘?”

薛江沅的目光落在她如瀑長發上:

“俗家弟子?”

別說,若是排除了他嗓音中的空靈,和這副血淋淋的模樣,著實算得,上溫潤清醇。

黎莘噗嗤一聲笑了:

“我不過一~俗人,可不想虛度了大好時光。”

薛江沅扯了扯嘴角:

“既如此,你又緣何要來干涉本侯?”

黎莘知道,他現下看似安穩,究其緣由,還是這條鎖魂鏈制住了他的行動。

不然,自己恐怕早就被他撕成碎片了。

“侯爺,人死如燈滅,一忘皆空才是正理。”

薛江沅並不答話。

黎莘想了想,伸手要去拉他的頭髮,卻被薛江沅厭惡的拍開了。

打完之後,他才反應過來。

自己為何能碰到她?!

“兇我做甚,”

黎莘委屈的摸了摸被拍紅的手背,

“如今鏡中映不出你,我只想讓你瞧瞧,你有多狼狽。 ”

說著,就將他枯草似的長發拉到了他眼前。

薛江沅怔怔的捏住了那一縷長發。

曾經,他最是愛潔。

如今這雙手,滿是傷疤鮮血,指甲沾著淤泥,污濁不堪。

又何曾是那個蕭蕭肅肅,爽朗清舉的安平侯?

見他恍神不語,黎莘難免心軟:

“侯爺若真想道別,我可助你一回,只你得應承我,這次過後,再不來煩擾姜家姑娘。”

說到底,他如今落到這副田地,誰不得嘆一句天妒英才。

黎莘不知他原先是何種模樣,但光聽聲音,看身形,就多少能想出一些。

薛江沅譏諷一笑:

“你只當本侯是心願未了,不甘奔赴黃泉,死纏不放,卻為何不睜大眼瞧瞧,除本侯之外,還有邪祟之物在擾人安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