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40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三】

小丫鬟聽了,鼓著雙頰連連頜首。

等黎莘一聲令下,她便撅著嘴兒,對著那一條粉末細細的吹。

蔣氏站在一旁,手裡攥的緊緊的。

粉末無味,只在空氣裡拂起一層細細的白霧,小丫鬟吹了大半,鼻尖瘙癢,憋不住想打噴嚏。

黎莘見了,就伸手止住了她:

“行了,你下去罷。”

小丫鬟捏著鼻子,兩眼忍的淚汪汪的,聽了這話如蒙大赦,趕緊去了門外,將噴嚏打了出來。”

而另一頭,那些白霧散開後,所有人就看清了地上的紋路。

“這,這,這一-”

蔣氏駭的面色慘白,若不是身邊的攙扶,只怕當下就要跌坐在地。

但見自窗台至床沿,一條筆直的腳印-路蜿蜒,分明是男子的腳,還是赤著足的,左側的小指缺了一截,想是斷了。

蔣氏立時就知曉了這“冤魂”是誰。

她捂著心口,倒在嬤嬤懷中,默默垂淚:

“孽緣啊,孽緣。

黎莘暫且顧不上她,查看了腳印後,她伸出手,在腳印之間的空隙處按了按。

一縷寒意竄入指尖。

不對。

她忽然想起了什麼,命人打了一盆清水,自木匣中取了拇指大小的瓷瓶,小心翼翼的滴了兩滴粘稠液體進去。

在一邊瞧著,只覺著是暗紅的色,心中一悸,不敢再看。

液體入水便化開,黎莘端了盆,對旁邊的丫鬟道:

“躲開。

等她們退的遠遠的,她就使力一潑,將整盆水都傾倒了出去。

呲啦一

就聽的幾聲連響,水汽蒸騰,那些白色粉末極快的化開了。

到最後留下的,竟是一排血紅色的掌印,凌亂的印在地.上。

彷彿彷彿

是有人以雙手為足,一步一步的爬了過來。

蔣氏臉.上血色盡失,身子劇烈的震顫起來。

有那膽小的丫鬟,已經兩眼一翻,控制不住的暈厥了過去。

蔣氏倒也想暈,可為了愛女,她仍撐著一口氣。

“小,小仙姑,”

她說話的嗓音顫抖不已,他

“這是何解?”

彼時的黎莘正蹲在地上,仔細的研究那排血掌印。

屋子裡那股濃郁的腥羶味,罪魁禍首便是這一排掌印。

但是那腳印又是何故?

是生魂,可偏帶著死氣。

是怨鬼,卻分明沒有戾意。

反倒是這掌印,怨氣十足,不過留了痕跡,就有這樣足的臭味。

知識量不夠的黎莘有些頭疼。

“夫人,二姑娘之前,可有接觸何人,此人興許病入膏肓,抑或是過世不久的?”

她用Y鬟遞_上的濕帕子拭了拭手,轉頭就去問蔣氏。

蔣氏一梗,不覺有幾分心虛。

她不敢看黎莘雙眼,支支吾吾的含糊道:

“不,不曾。”

黎莘眼毒,自是瞧出了她的隱瞞,當下便開廣]見山道:

“夫人若不說,二姑娘這病,怕是好不得了。'

此話一出,蔣氏立時急了:

“仙姑且慢,此事是我之過,與清霜卻是無關的。

黎莘頓了頓,只看著她,示意她說下去。

“我唉

蔣氏嘆了口氣,認命--般:

“清霜,原是有一門親事。

年輕俊偉的安平侯,初初結親時,誰人不羨慕姜媳的好福氣。

可世有災禍,無人能料。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