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72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三十】

黎莘佔據上風,便頗有閒情逸致的撥弄著自己的長髮:

「怎麼,他也不成?」

商晏華眉眼鬱鬱沈沈的,有那麼一瞬,黎莘似乎又瞧出那個晚上的他,不要命似的狠。

他沈默良久,倏的站起來,嗓音隱忍著翻騰的怒意:

「夫人,竹衣替您去找人來。」

卻只字不提雲松雪的事。

黎莘將腿一收,踩在鞋上也站了起來,快商晏華一步靠向門口:

「不必了,我自去尋他便是。」

說著就要開門。

當手按上門把的那一刻,身後猛的襲來一股力,握住她肩膀,將她狠狠轉了過來。

魚兒上鈎了。

黎莘眼中一亮,躍躍欲試。

她這次一定要一雪前恥,把他壓在下面,讓他知道誰才是主子。

商晏華的力道又不開始受控制,捏的她肩畔生疼,彷彿要將骨頭都揉碎了。

黎莘忍著痛,似笑非笑:

「嗬,不裝了?」

商晏華紅著眼睛,身體不受控制的輕輕顫抖著。

面對雲松雪本人時,他可以冷靜到近乎漠然,但是黎莘一提起,就好像打開了他記憶的黑匣,那些他不願記起的,痛苦至極……一樁樁,一件件,歷歷在目。

趁著他恍神的工夫,黎莘拉開了他的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頸:

「我給你三分顏色,你就要爬到我頭頂上作威作福,你當我真不介懷,要饒你一條命?」

商晏華沒有反抗,面色漸漸泛起紅。

憋的。

「商晏華,你現在是我買回來的人,是我黎家的奴才,你別忘了,你這條賤命,是我給你的!」

黎莘和他靠的很近,近到能看清他臉上浮起的脈絡。

他快窒息了。

黎莘稍稍松了一些力,卻還是讓他處在呼吸困難的狀態,她猜想,他現在應該已經開始頭暈眼花,意識模糊。

因為他開始不自覺的掰扯她的手,但現在的反抗來的太晚,他缺氧的厲害,氣若游絲。

「想死嗎,我可以成全你?」

她勾了勾唇,語氣輕快。

商晏華的確是想死的,應該說,他覺得生死於他沒什麼所謂。

但是他又不想死,因為他還沒看見,該死的人得到應有的報應。

這是一種十分矛盾的心態。

「你死了以後,我就把雲松雪捧起來,讓他錦衣玉食,享盡富貴榮華。」

黎莘笑的明朗。

商晏華的身體劇烈的一震,那雙漸漸失去焦距的眼中朦朧起一抹對生的渴望,不管是恨使然,抑或是其他的因素。

於是他聽見黎莘說:

「求我。」

渺茫的像是從九霄雲外傳來的,他聽的卻清清楚楚。

他妥協了。

「求……求……您。」

商晏華嘶啞的擠出幾個字。

黎莘放開了他,他的身體軟軟的倒下去,像一塊破爛的布。

她跨過了他的身體,從桌上拿起那杯已經溫涼的茶,對著他的臉毫不留情的潑了過去。

對付商晏華這樣的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他看似卑躬屈膝,實則桀驁難馴,想讓他真心實意的低下頭,就先得讓他徹底失去尊嚴。

雖然殘忍,但有效。

就像熬鷹。

不過如果他真的失去野性,黎莘會覺得太過乏味,所以在適當的範圍內,她會容忍他。

「脫衣服。」

她居高臨下的望著他。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