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30章
特別篇•123,不許動【三十一】

黎莘面色沉沉:

「所以你認為,路元舒說的都是幻覺,不是真的?」

溫旭沉默了。

許久之後,他才低低的回了一句:

「很快就天亮了。」

他們會得救的。

黎莘輕嘆了口氣,不再看他,錯過他轉身走了出去。

芮之柔和柯正佐在餐廳小聲的說著話,見到她出來,不約而同的直起腰。

黎莘沖他們擺了擺手,摸索著扶手上樓了。

這幾天他們心慌意亂,唯獨溫堯一直平靜如初,黎莘忍不住敲開了他的門,再次坐到了他面前。

他穿著白色的針織衫,面容沉靜,搭在書頁上的十指骨節分明,和三年前像極了,卻又不大相同。

黎莘複雜的望著他:

「你知道路元舒說的那些話嗎?」

溫堯抬起頭:

「知道。」

他合上書,雙手交握,平放在桌面上,反問道:

「你覺得……他說的是真的,對嗎?」

黎莘有些怔忡: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心裡不來舒服,我——」

話還未完,就被溫堯輕柔的嗓音打斷了:

「你太累了。」

他牽起她的手,掌心微涼,肌膚細膩。

「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就不會難受了。」

黎莘想反駁他:

「你們都以為我在瞎猜對不對?!」

她不解,情緒在不經意間激動了起來:

「我沒有瞎猜,我只是……」

溫堯把手輕輕按在她的唇上:

「聽話,好好休息,你會很安全的。」

溫潤的男性嗓音,在寂靜的夜裡愈加飄渺,傳入耳中之時,讓人不覺困頓起來。

這睡意來的莫名其妙。

黎莘晃了晃腦袋,努力的想要保持清醒。

但是身體很軟,眼瞼沉重,面前的景象伴隨著模糊的意識,漸漸的看不明晰了。

朦朧的視線中,她看見溫堯緩緩靠近了自己。

呼吸,香氣,他垂落的墨色髮絲。

唇上微微一涼,一個蜻蜓點水的吻,讓她連最後一絲清明都消失不見,徹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

「救我,救我,救我啊啊啊啊啊!!!!」

被鮮血染紅了面頰的女人發出尖銳的哀鳴,她趴伏在地上,頭髮被一把抓起,指甲根根斷裂。

一隻枯瘦的,鋒利的爪子牢牢的將她禁錮著。

指甲嵌入頭皮,鮮血沿著額際淌落下來,她的雙眸充滿了驚惶與恐懼,她在祈求著,渴望能活下來。

然而沒有人聽到她的呼喚。

她就像一個脆弱的紙娃娃,被輕輕的扭動了一下頭顱,咔噠一聲,彎曲成了某種詭異的形狀。

不過轉瞬間,她失去了呼吸。

利爪划過,整齊的切割下身體,滾圓的頭顱摔在雪地里,猩紅的血色蔓延開來。

女人的面目猙獰,直直的望向天空,眼中流出血淚。

畫面一轉,又是斷崖。

兩隻手緊緊的交握著。

只是一人趴在斷崖邊上,大半個身體都伏在外頭。

一人則吊在半空,僅靠這隻手支撐身體。

「救我,救我!」

他嘶吼著。

「哥……對不起……」

那隻手的主人哭泣著,一點一點,抽出了自己的手。

————

「不,不!」

黎莘一個翻身,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後背被冷汗沁濕,雙手止不住的輕顫。

她喉間乾澀的厲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