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26章
特別篇•123,不許動【二十七】

柯正佐舉手要跟他一起去,黎莘則是 覺得乾坐著也沒意思,既然停電了,手 機的電量尤為珍貴,索性回房休息。

之柔一個人害怕,想跟著她一起 走。

結果兩個人剛起身,就被丁涵瑤叫住 了:

「你們去乾嘛?!」

她不安的靠著郝自明,

「不許走!」

芮之柔瑟縮了一下,往黎莘身後躲了

躲。

黎莘有些莫名:

「我回房間,你有意見嗎?」

敦料丁涵瑤拿出了對郝自明頤氣指使 的風範,念念的對黎苹道:

「誰允許你們走的,不許走!」

黎莘嗤笑了一聲,看破她心裡那點小 九九:

「先不說你沒有權利干涉我,你要是 想著人多就能活下來,我勸你還是清醒 一點。」

見丁涵瑤面色一變,她不無讚諷的接 上了一句:

「該死的,怎麼都會死。」

丁涵瑤立時瞪大了雙眸。

說完這些,黎莘再懒得理氣的跳腳的 丁涵瑤,任由之柔跟著,回到了自己 的房間。

房間里的暖氣還沒散,熱水也還有一 些,黎辈和之柔簡單梳洗了一番,脫 了衣服躲進被子里。

奇怪的是,之柔脖子上仍舊纏著那 條大圍中。

黎莘忍不住提醒她:

「把圍巾摘了吧,戴著睡覺多難 受。」

之柔有些猶豫:

「我,我脖子過敏了,怕嚇到你。」

又脖子過敏?脖子過敏還能傳染的嗎?

黎莘第一時間想到了溫旭。

不過之柔和溫旭素來沒有交集,她 沒有別的念頭,只是勸道:

「過敏戴著更不好,悶的慌,摘了 吧,我給你塗點藥膏。」

她習慣了出門帶著小藥箱,以備不時

之需。

芮之柔似乎沒辦法再拒絕,遲疑著把 圍巾摘了下來。

她脖子上的確有許多紅痕和抓撓過的 印記,但是在黎莘印象中,過敏都是起 小疙瘩的,這麼平整的痕跡還是第一次 見。

越看越像.... 吻痕。

她一驚,趕緊甩甩頭,把腦中的想法 甩掉。

不管怎麼樣,別人的私生活和自己無 關。

給之柔塗上藥膏,兩個人裹緊了被 子,小聲的說著話。

窗外的寒風還在肆意橫行,聽的久 了,竟也覺得像是催眠曲,慢慢的就讓 人平靜下來。

沒多久,黎莘就睡著了。

1月19日,凌晨4:00。

沈浸在睡夢中的黎莘和之柔,被樓 下傳來的尖叫聲驚醒了。

她們對視一眼,來不及多想,披上衣 服就衝了下去。

別墅的電力依舊沒有恢復,沒有能夠 替換的保險絲,所以溫旭拿了手電筒出 來,找到丁涵瑤的房間。

黎莘和之柔趕到時,他們正在丁涵瑤 的房間里。

熟悉的玻璃窗破洞,熟悉的,刻著黑 色蝴蝶的木頭。

丁涵瑤如同當初的苗曼,躲在被子里 渾身顫抖。

走近一些,就能聽到她的喃喃自語:

「她回來.... 她回來了.... 她要殺我....」

誰回來了?

黎莘不由營起了眉。

溫旭雖然不喜歡她,也不會在這時落 井下石,況且有人三番兩次的去這玩意 兒進來,他同樣惱怒。

「你和你男朋友去樓上休息,這個房 間先空出來。」

他頭疼的捏了捏鼻梁,

「明天就有人過來了,再撐一段時間 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