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61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十九】(微H)

黎莘進門時還被門檻絆了一腳。

商晏華一把扯住她,她的身子就往前撲,把他往後一壓。

門板重重合上,把傭人們關在了門外。

一片寂靜。

管家握著拳咳嗽了一聲,沈下臉,趕著一堆面面相覷的人出去:

「呆站著幹什麼,別留下來礙眼。」

說著領頭往外走。

一大群人說散就散,院門被闔上了,有了管家的命令,今夜連守門的婆子都躲了個懶。

屋子里,商晏華被黎莘壓在門板上親。

她是真的忍的狠了,半夢半醒之下,酒意終究佔了上風,只想撕扯著面前的獵物吞吃入腹。

口脂在他唇邊糊了一片,他摟住黎莘的腰,把她往後撥了撥:

「你不是說,讓我給你找人嗎?」

他垂著眼,神色晦暗不明。

黎莘壓抑著身上的慾火,抓著他衣襟道:

「那我今晚怎麼辦?你現在就能給我找來麼?」

商晏華不語。

黎莘呼吸著平定情緒,又道:

「若是能,你現在替我尋來,若是不能……」

他抬了眸:

「不能該如何?」

黎莘本想直接了當的說,不能自然是你來陪我,但對上他視線,話到嘴邊又說不出了。

這麼一看,自己還真像個欺壓良家婦男的惡霸。

她煩躁的扯開衣襟,將商晏華一推:

「算了,你出去,把管家喊來。」

她就不信,還能買不到個男人嫖了。

黎莘這心態說來是破罐破摔,有大半是酒精作用。

商晏華聽了,卻沒走,反而有閒心似的問道:

「你身上的,是藥?還是病症?」

黎莘本就難受狠了,加上商晏華這一茬,慾火+怒火蹭蹭的往上冒,張嘴就要駁斥他:

「與你何——」

「篤篤篤。」

可惜未曾說完,門外突兀的拍門聲就將她打斷了。

黎莘和商晏華同時望向禁閉的房門,就聽得響亮的敲門聲過後,傳來傭人急促的呼喚:

「夫人,夫人,雲小爺又鬧著要自盡了!」

艹!

黎莘狠狠一踢凳子,怒道:

「該死的雲松雪!」

什麼時候鬧不好,偏要來撞她的槍口,她今兒就要去看看,他打算死成什麼樣?!

商晏華耳尖動了動,眸色微變。

其實原本這傭人是進不了院的,也是因著管家的吩咐,沒人打攪她和商晏華,自然無人守門。

伺候雲松雪的傭人並不知曉黎莘帶了人,因此才莽撞的闖了進來。

黎莘把抽屜一拉,竟從中拿出一把小巧的手槍,氣勢洶洶的就往門口走。

他今晚要是不死,她就一槍崩了他。

堪堪走到門邊,身後忽然傳來一股力,把她往回一扯。

黎莘吃痛,腰硌了桌子,一陣天旋地轉。

再回過神時,身上已經壓了個人。

商晏華握著她那只拿槍的手,在她驚訝的目光之下,掀起了她的裙擺,露出兩條光裸白皙的腿。

黎莘的腿胡亂的蹬著:

「你他娘的是不是瘋了?!」

作什麼妖呢?

商晏華沒管她的掙扎,將她腰扶正,伸手就把她濕淋淋的小褲扯下來,扔在地上。

他面上掛著抹詭異的笑,彷彿變了個人似的:

「夫人,我陪您一晚,您應我一件事?」

說罷,不等黎莘回答,腰身就是一挺。

粗碩巨物橫衝直撞,一入到底。

黎莘倒抽一口涼氣,渾身都軟了下來。

瘋子。

他攥緊她的手腕,嗓音低沈,暗含威脅:

「叫大聲點,讓外頭的聽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