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59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十七】

蕭雲和敏感的捕捉到了這抹笑,忍不住怒目以視。

他就知道!這人壓根就是個裝腔作勢的!

偏做一副清高模樣,害的夫人惱了他。

然而此時此刻他也不敢再說話,近來黎莘對他不大寵愛,園子里那群捧高踩低的已經顯出端倪了。

再要是把黎莘得罪狠了,他怕是沒了容身之所。

只得眼睜睜看著商晏華扶著黎莘出去,又被主事的送上車,點頭哈腰的跟見了主子似的。

他將將要把一口牙咬碎了。

再說這頭。

黎莘坐到車上時已經神志不清了,喃喃著身上難受,一手扯著旗袍的襟口,要脫下來松快松快。

商晏華瞥了司機一眼,忙阻了她的手,低聲道:

「夫人,再忍忍,一會兒便到宅子了。」

他心思細膩,知曉黎莘這狀態不大對,醉酒了不適很正常,可她渾身上下都紅了一片,雙腿並在一起,止不住的挨蹭摩挲,立時讓他瞧出了不同。

他想起那晚所見,狐疑更深。

黎莘無力的扒了扒他的手,扒不開,然而下身空虛的厲害。

她咬著唇,在座椅上不安分的扭動,喉中呻吟不斷。

司機雖看不見,但聽那動靜也覺得面紅耳赤,他一把歲數,還真是遭不起這些。

商晏華有心捂一捂她的嘴,剛把手拿開,那雙柔夷就呲溜一下滑出去,撂了裙邊要往腿間鑽。

嚇的他連忙又抓了回來,脊背冒了曾冷汗。

總不能讓她當著司機……

商晏華無奈的很,索性用身子把擋住了,一手環繞過她的肩抓住她雙手,一手按著她的腰,免得她再亂動彈。

不過這樣一來,免不了將她攬在懷裡。

黎莘手不能動,腿不能動,酒勁兒上來更是渾身發燙,忍不住把頭拱了拱,尋到一片溫熱就一口咬住。

商晏華身子一顫,脖頸上一陣刺疼。

黎莘舔了舔,又吸了吸,沒嘗出好味,很快松了嘴。

商晏華默默松了口氣。

可惜還不等他放下心,那邊不停嗅了嗅去的黎莘再次動作,改換成他肩膀,啊嗚一口咬下去。

想當然,咬了一嘴的衣料。

她酡紅著臉,雙眸睜開是一片氤氳,瞧得人心肝尖兒都跟著顫,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月都捧到她面前。

她眨了眨眸子,彷彿是在辨認他的樣貌。

商晏華被盯的忐忑。

黎莘舔舔唇,鼻尖蹭在他面頰上,拂出滾燙的熱氣:

「你摸摸我。」

她啞著嗓子道。

商晏華一驚,不敢置信的低頭望她,還當是自己聽岔了。

那對紅唇一張一翕,伴隨著濃郁的酒香:

「快點,摸我。」

因她說的極輕,還靠在商晏華耳畔,司機並未聽清楚。

商晏華下意識的抬頭瞧了瞧司機,見他身板筆直的開著車,一副無欲無求,兩耳不聞身後事的模樣。

他猶豫著,抬起了擱置在她腰上的手,在她軟嫩的面頰上輕輕撫了一把。

黎莘不滿的一瞪眼:

「誰讓你摸臉了,往下邊去。」

商晏華默然。

遲疑良久,抵不過黎莘的視線,就挪下去一些,在她脖子上摸了摸。

黎莘:「……」

黎莘:「我沒讓你給我聽脈,我還活著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