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65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二十三】

商晏華聞言,點了點頭,在黎莘驚訝的目光中,走到梳妝台邊取了把紅線綁著的剪子。

直接遞到黎莘手裡:

「您取了便是。」

他跪下來,半仰起臉,將一雙眼睜著,直勾勾的凝著她。

黎莘:「……」

她深呼吸幾下,把剪子放到了一邊,緩緩抬起手……

「啪!」

扇了他一個左右對稱。

「穿上衣裳,在床邊跪著!」

————

商晏華跪了半宿,半垂著頸子,發稍嘀嗒嘀嗒的往下滴水,在肩膀處濡濕了一塊。

黎莘沒叫他起身,睡到夜半迷迷糊糊醒過來,見帳前那陰影未散,第一反應就是心口一跳。

待她反應過來,不覺頭痛。

沈默片刻,還是伸手撩起了帳幔,對著商晏華道:

「你去榻上睡。」

她嗓音還帶著啞,

「不許吵我。」

兩個人回來時都很晚了,那麼一番折騰,現在天都快見亮了,明天該是好好休息補眠。

商晏華應了一聲,撐著身子從地上爬起來。

因為跪的久了,猛的這麼一下,他身形止不住晃了晃。

黎莘沒瞧見,她翻了個身子就又睡熟了。

一覺睡到日上三竿,日頭猛烈的曬人眼。

黎莘渾身酸疼的醒過來,衝門外叫了一聲,那些準備了多時的傭人就都走了進來。

洗漱過後,她神志雖清醒了一些,卻還是有些宿醉的頭暈,便半倚在椅子上,眯著眼,任由傭人為她梳發。

管家敲門進來,與她說起上午耽擱的事。

該處理的處理完了,至於商晏華,一大早就叫人送回了園子里,今天他還得出台去。

黎莘無波無瀾的「唔」了一聲。

管家瞧瞧她的臉色,猶疑幾回,還是試探著問她:

「夫人,您瞧,是不是要把他接回來?」

將商晏華從園子接過來,意思就是往後做黎莘的人,養在後院裡。

黎莘睜開一隻眼:

「不必。」

這人古怪的很,看著是只羊羔,內里是又狠又毒,咬她那一口現在還疼著,也不知道屬什麼的,牙齒這厲害。

她雖然對他的「天賦異稟」有小小的動心,還是決定考慮考慮著再說。

管家沒多說,提過這茬,又說到雲松雪:

「……昨晚把腕子割了,吵吵嚷嚷許久,還是救下來了。」

管家自己也心煩,這雲松雪自從接回來以後,就沒有一日是省心的,三天兩頭鬧著要尋死。

往常是黎莘有耐心,說要好好磋磨他的性子,她們做下人的,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可之前連黎莘都不慣著他了,說要將他放出去,偏死活不肯,真真是個攪家精。

黎莘聽了一耳朵,鼻子里哼一聲:

「他要死放他去就是,理他做甚?」

管家嘆了口氣:

「夫人,死宅子里晦氣呢。」

黎莘掩唇打了個哈欠,整個人都懶洋洋的:

「把他送園子里去,在這天天叫夜夜嚎的,我也鬧心。」

好困,她還想補眠。

管家皺了皺眉,覺得不大好,但也不敢違逆黎莘的意思,應下就退出去了。

她效率極高,晚上黎莘睡醒起來,雲松雪已經連帶著他的家當一起,被打包送回了園子。

宅子瞬間清淨許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