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68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二十六】

又是一個不眠夜,黎莘沒睡好。

次日一起身,整個人都是蔫頭耷腦的,床褥子濕的透透的,她也累的不想動彈。

距離和商晏華那晚剛過去五天,除了頭一天身上酸疼不適以外,後面的幾天都奇跡般的舒坦了。

虧她還以為自己如此簡單就被治好了……

結果昨天就反彈。

管家瞧著傭人們換了被褥出去,黎莘困頓的歪在榻上,一副精神不濟的模樣。

忍不住開口請示:

「夫人,若不然……」

黎莘有氣無力的剜了她一眼:

「我不去園子。」

態度堅決的讓管家也沒了法子,勸又勸不動,只能嘀嘀咕咕的下去了。

黎莘躺屍了半天,覺得那股勁兒收了一些,就爬了起來,又吃了個冰碗下去。

在榻上看了一下午的清心經。

正是三伏天最熱的時候,一般不是什麼大事,她能不出門就不出門,免得心煩氣躁做出什麼事來。

到了傍晚,日頭下去,吹來的風也變涼爽了。

黎莘合上書,瞥了眼老鐘。

快七點了……

她心裡癢癢的,在屋子里走了兩步,沒忍住把管家叫了進來。

主僕兩人低聲說了一會兒話,管家就退了出去,不多時,門又吱呀一聲響,她帶著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那漢子生的五大三粗的,但是一身腱子肉,見到黎莘好半天沒回過神。

黎莘有些懷疑:

「就他麼?」

管家無奈的點點頭:

「夫人,府里獨他好一些了,您瞧要不還是去園子——」

話未說完就被黎莘抬手打斷了:

「先不提這個,你出去。」

管家張了張嘴,欲言又止,半晌還是嘆著氣出去了。

漢子是府里的長工,來前已經收拾過了,穿了一身短褂,整個人畏畏縮縮的站著。

黎莘盯著他那張勉強算得上憨厚的面容,覺得自己有點下不了嘴。

她本想讓他去床上躺下,想了想還是改成軟榻,指使著他平平穩穩的躺好了,就坐在他身邊。

漢子緊張的咽了咽口水,黝黑的臉上竟也透出幾分紅,他下半身穿的松垮,頂了個老高的小帳篷。

黎莘深吸了幾口氣,伸出手,輕輕搭在他胸口上……

就見漢子繃緊了身體,猛的打了個哆嗦。

……

不到兩分鐘的管家又折返回房間。

甫一開門,她就聞到一股腥臭的味道,忍不住捂了捂鼻子。

黎莘黑著臉坐在窗邊,不住的用手在鼻前扇著,見到管家,她屏著呼吸甕聲甕氣道:

「找的這什麼玩意兒,連榻子一起抬走!」

幸好她有先見之明,沒讓他往床上睡。

管家定睛一瞧,那長工躺在榻上,身子繃著,褲襠處濕了一團。

不是尿了,是洩了。

這,這也太快了。

黎莘翻了個白眼:

「我就把手放他胸口,碰都沒碰呢,就這樣了。」

早洩是病,得治。

更別提他弄出來的這東西,隔著褲子都這麼臭,一看就知道平時不怎麼注意個人衛生,吃喝方面也亂來。

管家慌忙喚人把長工連著榻子抬走,又吩咐傭人進來通風,再拿香熏屋子。

饒是如此,這味道還是給黎莘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陰影:

「備車,去園子。」

她準備向現實低頭了。

某亙:

商老闆:呵呵。

黎莘:……做女強人好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