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49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七】

黎莘眯了眯眼,不說好,也不說不好,只盯著宣婧看過一眼。

讓本就緊張的宣婧更覺束手束腳。

黎莘便捏了塊銀元放在眼前,半晌,忽而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商晏華和宣婧都不知她要做何事,只能跟著一同起身,眼睜睜的瞧著,她把袋子一拿,信手就往欄桿扔下去。

宣婧不覺發出一聲驚呼。

一樓底邊有個水池子,原就是做裝飾用的。

袋子應聲落水,她沒將袋口扎緊,明晃晃的銀元就倒了出來,在水中閃著粼粼波光,惹的不少人眼熱。

坐一樓的多是手頭有些小錢,雖說不愁吃穿,遠不及奢靡享受的地步。

這麼多銀元落下來,他們自然意動,卻也不敢真下了手去拿。

黎莘這是便轉身對宣婧道:

「兩百大洋,扔水里便是聽個響,你想吃茶聽戲盡夠了,旁的,便是做白日夢了。」

說罷,並不看宣婧的臉色,而是叫來主事的,取了新的大洋給她:

「若是宣小姐想捧竹衣的場,無論何時這兒都是迎著的,至於其他的,還得帶夠了銀子,才能做買賣不是?」

她的話並未給宣婧留半點情面。

宣婧心中恨極又不敢發怒,攥的手指尖直顫,骨節發白,忍了又忍才作罷,啞著嗓子告辭了。

臨走前,黎莘還沒忘讓主事的給她裝上銀元。

她走後,雅間里只留了黎莘和商晏華兩人。

黎莘瞥了他一眼:

「多大了?」

商晏華繃著下頜,答的恭順:

「回東家,二十剛過了兩歲。」

黎莘低頭一笑:

「倒是不小了。」

商晏華心口一悸,以為她是嫌棄自己年齡大了,不由擔憂起來。

正胡思亂想的工夫,面前卻湊過來一張美人面,涼而軟滑的指尖掐了下頜,將他的臉左右轉了轉。

她身上的香味有些濃,烈的嗆人,帶有侵略性的霸佔了整個空間。

「生的倒還入眼,平日唱的如何?」

商晏華不看她雙眸,太過銳利,便垂了眼眸,烏鴉鴉的睫一扇一扇:

「學的晚,只粗粗通了一些,也是夫人老爺們賞臉,靠著東家您混口飯吃。」

明明近來受捧的很,話倒是說的滴水不漏。

黎莘聽了,也覺得這商晏華怪有趣的。

她將手松了,稍稍後退一些:

「你不想同宣婧走?和她一起,不比這趕場賠笑的舒服?」

商晏華搖了搖頭:

「不願。」

他斬釘截鐵的拒絕,又不說明緣由,黎莘自然不會逼迫他。

她就是隨口一問罷了。

她轉了轉眼珠,見他大抵是因忐忑不安,將嘴唇咬的沒了血色,心裡突然起了幾分玩笑的意思。

黎莘把身子向前傾,商晏華下意識的就要後退,不過顯然他察覺後退的動作會惹惱她,僵了僵,又頓住了。

她故意流氓似的在他臉上掐了一把,他也只是稍稍蹙了蹙眉。

黎莘噗嗤一聲笑了,忽而將雙手勾上他脖頸,在他唇上重重親了一口。

那胭脂紅染了他的唇,瞧上去面色都好了許多。

就是商晏華被黎莘的突然襲擊搞的措手不及,怔怔愣愣的呆著,和木頭人沒什麼兩樣。

「瞧瞧,我將口脂分了你一些,漂亮多了。」

她笑眯眯的松開胳膊。

某亙:咳,死鬼,你好壞。

阿莘:我不是我沒有不可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