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54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十二】

身上舒坦了,黎莘便等那極樂的余韻過去,用帕子擦拭乾淨了,腰酥腿軟的往床上靠。

她一個人睡,上床時就沒什麼顧忌,把簾子一撩,身子就直直的往下一摔。

結果——

「什麼玩意兒?!」

「嘶……」

嚇得一躍而起的是黎莘,因為動作太快,險些把頭磕在床頂上,好在她反應過來,急急的避過了。

發出抽氣聲的商晏華,他如何想不到黎莘會這麼莽莽撞撞的往下壓,身上被她重重砸了一下,還有些隱隱作痛。

好在兩人總算是見著面了。

黎莘披散著發,衣著單薄,雪腮上還染著兩暈紅。

胸前兩粒小點正頂著單薄的料子,清晰可見其形狀。

商晏華側了頭,避嫌。

「你怎麼在這?」

黎莘腦仁有些疼,一時情急,自然顧不上衣裳如何,

「不對,你在這多久了?!」

她更在意的是他什麼時候就躺這了!

商晏華沒打算隱瞞:

「傍晚來的,管家讓我留著伺候。」

既不是他自願的,該說的也得說清了,省的讓她誤會,自己是特意來爬床的。

黎莘抱住頭用力抓了抓。

她就知道,早上該吩咐那傭人把嘴巴閉緊了。

在原身的記憶里,管家做這事也不是一次兩次,只不過她選的人原身都不中意,日子久了,就擱置下來。

但這個時候……又是商晏華……

太他娘的尷尬了!

不用說,他肯定是聽完了全過程,虧的他現在還能面色如常,不知有沒有看清。

黎莘繞著床轉了兩個圈圈,商晏華瞧出她對自己來的事一無所知,又頂著亂糟糟的頭髮,心裡不由有幾分好笑。

他仔細一琢磨,給了個台階下:

「夫人勞累了一日,不如先歇息,竹衣去外頭便是。」

說著就要下床。

黎莘聞言,忙一把按住他肩膀:

「等等。」

商晏華坐著,她站著,居高臨下的角度,加之他身材修長,抬頭便是面前一抹白嫩。

近看了,愈發覺得是瓷玉捏的肌膚,透著層粉潤細膩的水光。

他抿了抿嘴,再度垂眸。

又聽黎莘道:

「你今晚在外頭榻子上將就著,明日管家問起,就說伺候妥當了,旁的不許再提。」

她也是破罐破摔了。

與其讓管家接二連三的送人上來,不如拿商晏華當當擋箭牌,左不過他對自己沒興趣,要是換成了有心的……

黎莘抖了抖肩,不敢想象。

她可不想一失足就多了個未成年的小相公。

商晏華疑惑的蹙了蹙眉,飛速的瞧了她一眼,點點頭應下:

「是,夫人。」

他頗為自覺,起身後把有些褶皺的床鋪平了,轉身就拉好屏風,自己躺上了榻子。

黎莘取了薄被給他,他也恭恭敬敬的收下了。

二人雖絕口不提方才的事,待滅了燈後,黎莘還是羞恥的捂了捂臉。

完蛋了,她的一世英名。

另一邊,商晏華的視線卻落在了不遠處的椅子上。

月光輕輕柔柔的,隔著窗縫映進來,好巧不巧的亮了那一片。

深色的椅面兒,只一點瑩瑩的亮,彷彿是什麼可疑的水漬反射了的,在夜裡格外清晰。

商晏華緩緩闔上雙眸。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