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50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八】

商晏華這時已反應過來,卻並沒有臉紅,而是雙眸眨了眨,有些惱意,可勉力忍住了。

黎莘端起茶喝了一口:

「咱們園子的規矩你也懂,若是想走了,拿夠了銀子沒人管你,若是想留著,也沒得誰能強搶的。」

她這變臉的工夫堪稱迅速,商晏華磨了磨後槽牙,笑不出來,只得生硬的道了一句:

「謝東家……抬愛。」

黎莘挑了挑眉,似是無意道:

「園子里的男人,我今兒看上了,晚上就會乖乖的躺到床榻上去。」

見商晏華變了面色,她才悠哉悠哉的說出下半句:

「不過你呢,我就是嘗個味。」

她將手包一拎,扔了幾塊大洋出來:

「人家是往嘴裡哺蜜餞,你這嘴,苦的很。」

商晏華聞言神情微頓。

黎莘卻沒有繼續調戲他的意思了,逛了大半天累了,喚上那主事的,就往樓下門外走。

商晏華亦步亦趨的隨著,一路將她送上車。

————

回到家裡不多時,後院的傭人便趕了過來:

「夫人……那雲松雪鬧將起來,嚷嚷著要上吊呢。」

黎莘猛的一聽這名字,下意識就想問是誰,轉念細想就記起來,雲松雪也是園子里的,原身挑中了,不過還沒來得及給他破身。

看這樣子,是個不情願的咯?

她摸了摸下巴:

「救下來了?」

傭人忙點點頭,不無慶幸道:

「活了活了,幸而發現的早,只頸子上吊了圈出來,旁的倒無礙。」

其實若喚成別的男人死了,傭人倒未必擔憂,可這雲松雪是夫人的新寵,要是沒了,她也逃不了好。

黎莘就讓她帶自己過去瞧瞧。

雲松雪和蕭雲和生的近似,並不是五官相同,而是都是那精緻肖女的類型。

他紅著眼眶站著,手裡拿著白綾要往頭上套,身旁一堆人勸著哄著,生怕小祖宗又想不開。

他身材瘦小,和蕭雲和一樣還比黎莘矮一些,細皮嫩肉的,跟個未成年沒兩樣。

黎莘再次唾棄原身的品味。

放著商晏華這種風華正茂的不吃,就愛小個子未成年,心裡得有多變態呢,白瞎了這張臉。

遠遠的瞧到黎莘,雲松雪就開始嚷嚷:

「你們逼良為娼,欺侮平民,日後是要爛了身子生了瘡,不得好死!」

說罷,又抽了剪刀要捅心口,好險被人攔住了。

黎莘吸了口涼氣。

怎麼,怎麼聽個男的說自己逼良為娼,這麼怪異呢?

她清了清嗓子,吩咐人把他拉下來。

雲松雪被拉的伏在地上,不止的嚶嚶啜泣,淚流了一行又一行,怪可憐的。

黎莘就問身旁的傭人:

「他多大了?」

還不待傭人回話,雲松雪就狠狠往她腳邊啐了口唾沫,聲嘶力竭道:

「畜牲,我咒你橫死街——唔唔唔。」

原是伺候他的傭人怕他徹底惹惱了黎莘,趕緊捂住他的嘴,拉著他往地上叩頭。

「夫人恕罪,夫人恕罪。」

黎莘捏了捏自己的耳垂,並不怎麼生氣:

「成了,起來吧,好好說話。」

傭人感激涕零的扶著他站了起來。

「夫人,雲小爺年方二八呢。」

一邊管家輕聲回答,把個黎莘嚇的滾圓了雙眸。

臥槽,能不能別留這種爛攤子給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