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56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十四】

忍痛用數目巨大的積分交換了錦囊後,黎莘忙不迭點開查看。

越往下,臉越黑。

所以所謂的能治癒她體質的人,就是「天生名器」的男人。

能治癒她是因為,不會輕易被榨乾?!

挑選方式是,看【嗶——】?!

黎莘深吸一口氣,腦中浮現了一副畫面:

她站在街頭,面上掛著猥瑣的笑容。

迎面走來一個俊俏的小哥。

她攔住小哥,嘿嘿一笑,用格外淫蕩的語氣問:

「小哥哥,能不能把褲子脫了,給我看看你的小雀雀?」

……

都他娘的什麼玩意兒啊摔!

黎莘實在按捺不住,把桌上的瓷瓶給砸到了地上,驚動了外頭伺候的傭人。

而此刻系統已經進入裝死的狀態,無論她怎麼呼喚,都不帶一絲回應。

傭人看著她陰沈的臉色,忐忑不安:

「夫人?」

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句。

黎莘攥了攥拳頭,知道罪不在他們,努力的把情緒收了回去。

當然,語氣好不到哪兒去:

「今晚去園子里,把車備好了。」

現在不管是生意還是自己的私事,她都得過去一趟了。

——

園子里是日夜笙歌。

白日熱鬧的是東院,弦索胡琴之下,戲台子上演一出悲歡離合,人生百態。

晚上熱鬧的是西院,美人在側,朱唇哺酒,酥胸為枕,一擲千金的銷魂窟。

當然也有兩頭玩的,譬如蕭雲和,在東院是被捧著的角,晚上就隨這個夫人,那個先生,一同到西院吃酒玩鬧。

黎莘來這,一是有個不得不見面應酬的客,二是想試試水,看看能不能挖出那個「天賦異稟」的。

她一到,主事的就將她迎進了廂房。

東院設雅間,西院設廂房,這都是做什麼的,大家心裡一清二楚。

她到的不算早,廂房裡都坐滿了人,男男女女混雜在一起,酒過三巡,喝的面酣耳熱。

黎莘還見著三四個熟面孔。

東院的角也被叫來了,不僅蕭雲和,商晏華也在。

尋常客人,自然是請不動的,但是這幾個不同,原身願意給些面子。

她瞥了商晏華一眼,見他僵著身子坐著,還是個木頭扯的人偶。

再看蕭雲和,一口一個姐姐妹妹,酒倒了一杯又一杯,還要上來拉著她給她喝酒。

黎莘將酒接了,看著上頭一圈的口脂沒動作,隨手擱到一旁:

「來的晚了,自罰三杯。」

說罷就尋了個乾淨的酒杯,仰頭喝了三杯,在主位上坐了下來。

蕭雲和在她左手,商晏華在她右手,身邊都坐著「夫人」,端看年紀是不小了,她能叫聲姨。

她將幾人的臉迅速過一遍,對上記憶,知道自己正對面那中年男子才值得攀談一二,剩下的,都是作作陪的。

「夫人都喝了,我也不能小氣,隨您三杯。」

中年男人生的面白細眼,說話倒有幾分豪爽,乾脆利落的喝了三杯下去。

其他人見狀紛紛表示,各自喝了一些。

商晏華身旁的女人,約莫四五十歲的年紀,雖風韻尚存,垂涎的樣子太過明顯,還是讓人有些不適。

她拉著商晏華的手,要他給她餵口酒喝。

這裡的「餵酒」,就是用嘴的意思。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