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34章
特別篇•123,不許動【三十五】

黎莘和溫旭對視了一眼,雙雙心生警惕。

溫旭手裡拿著一把獵槍,支起槍靠到了一旁,示意柯正佐去門邊。

黎莘卻伸手攔住了柯正佐,自己走了上去。

門外的人久久等不到回應,又稍顯急迫的叩響了門扉,黎莘從窗里望出去,什麼也看不見。

她不會在這時候自報家門,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渾身都繃的緊緊的,生怕有人破門而入。

外頭的人敲了一會兒,見久久無人應答,終於安靜了下來。

黎莘耐心的等待了一會兒,目光始終緊盯著門縫邊的陰影。

沒走。

「開門,是我。」

就在他們緊張的神經都瀕臨邊界時,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道熟悉的溫潤嗓音。

幾乎是一瞬間,芮之柔就跳了起來,又驚又喜道:

「溫堯學長?!」

快到黎莘阻攔不及,她已經衝到門邊,伸手去開門了。

「等——」

黎莘的阻攔還卡在喉嚨里。

木門打開,冷風一下子灌了進來,吹的人忍不住哆嗦。

門外,溫堯靜靜的坐在輪椅上,皮膚蒼白的近乎透明,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白襯衣。

他的發稍,眉睫,都沾著細細的雪花冰凌。

「哥?」

溫旭不可置信的望著他。

溫堯的目光一一掃過所有人,當落在黎莘身上時,忍不住稍稍停頓了一瞬。

雖然轉瞬即逝,黎莘還是發覺了他微蹙又極快放開的眉頭。

「你們都在就好了。」

溫堯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笑道:

「我沒找到你們,擔心了很久。」

黎莘攥緊了手。

在危險的野外,溫堯一個人,拖著行動不變的下肢,推著輪椅,又衣著如此單薄的出現。

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黎莘的視線落在他被毛毯覆蓋的雙腿上,毛毯中央積著雪,他卻彷彿感受不到絲毫的寒冷。

眼看著芮之柔歡喜的迎上去,黎莘下意識的拉住了她,換來她不解的詢問:

「學姐,怎麼了?」

黎莘頓了頓:

「你別添亂,我去扶就好。」

她並不是關心芮之柔的命,她只是想親自驗證。

她的猜測。

溫堯就那麼平穩的坐著,神色無波無瀾,甚至還透著一點溫柔。

見到黎莘探出手來,他輕笑了笑,牽住了她:

「謝謝。」

冰冷的,死屍般的溫度。

黎莘蠕了蠕唇,怔怔的正想開口說話:

「你——」

「砰!」

「啊!!!!」

血花四濺。

芮之柔和丁涵瑤的尖叫幾乎要貫穿了黎莘的耳膜,她腦中嗡嗡作響,視線被血色籠罩的一片模糊。

她呆呆的僵在原地,手裡還握著溫堯的手掌,逐漸的無力,松落。

他靠在輪椅上,腦袋歪向了一邊,面上還保持著原來的表情,唇角掛著淺淺的笑意。

清俊,斯文。

然而他的眉心之中,一個碩大的黑洞,正汩汩的流出鮮血,很快濡濕了他雪白的襯衫。

溫堯,死了?

「你他媽的是不是瘋了?!」

素來好脾氣的柯正佐怒吼出聲,一拳打在了溫旭的左臉上。

他吃痛,手中一軟,還冒著硝煙的獵槍摔在了地上,發出沈悶的一聲響。

溫旭捂住臉,眉眼沈沈:

「他不是……他絕對不是……」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