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493章
小道士X千年狐妖【六十】

靈犀與黎莘說了許多。

回到雲島時,她整個人都渾渾噩噩的。

思訢殿的大門在她面前打開,她看見斜坐桌案前的紫檀,眉眼沈靜,膚欺霜雪。

她往常,並未在意他這過於蒼白的面色……

紫檀抬眸見著她,眉眼一彎,露出個極溫柔繾綣的笑容,起身就迎著她走來:

「你怎的才回來,我有東西予你。」

黎莘怔愣愣的讓他牽著,坐到桌案前,才覺他手心的涼意,比平時都低的多。

她看著紫檀伸出手,憑空取出一枚晶瑩剔透的翡色玉簪,簪身刻著魚戲嬌蓮,光華流轉。

一瞧就不是凡物。

「是我尋著的法器,與你正好相配,也有些用處。」

他有些小小的得意,視線落在黎莘身上,似乎是在等著她誇獎自己。

黎莘卻沒有說話。

沈默半晌,紫檀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放下玉簪,頗為疑惑的托起了她的面頰:

「怎的了?」

他出口問道。

不問倒罷了,一問,黎莘忍了許久的淚意就憋不住,眼眶一紅,淌下一連串清淚。

把紫檀唬的慌了神,手忙腳亂的替她拭淚:

「莫哭,怎的了,可是發生甚事?還是,還是有誰欺侮你了?」

關心則亂,他一時間顧不上旁的。

黎莘哭的鼻尖通紅,臉上交錯著淚痕,好在她生的好看,倒有些梨花帶雨的意味。

不過,這就更招人憐惜了。

她望著神色緊張的紫檀,哽咽許久,才斷斷續續道:

「你,你準備瞞我多久?」

紫檀正是心疼的光景,乍一聽這話,腦中空白了一瞬,不知她是何意:

「我何時瞞你了?」

還有,他有什麼可隱瞞的事麼?

見他表情不似作偽,黎莘心口又氣又疼的,傾身上去按住他腦袋,撩起長髮,在他耳後重重一按。

紫檀疼的倒抽了一口涼氣。

「你還同我裝傻,若不是我聽人說了,這該死的心魔,你要瞞我多久?!」

黎莘狠狠抹了把眼淚道。

她其實也沒想到,靈犀找她去,說的竟是紫檀的心魔。

按理說他已墮入魔道,甚心魔不心魔的,都該融為一體了。

偏偏他是神檀紫木,天地間至純的木靈,尋常入魔,性情也會因此大變,鬧得人間生靈塗炭。

這種殺欲與暴戾,是他們控制不了的,除了殺人飲血,再沒有旁的法子能克制了。

但紫檀並沒有。

起碼在梅七口中,他雖然變得冷情冷心,除了當初暴怒之下屠山,此後再沒濫殺無辜。

即便他已經是人人口中的尊上,手握生殺大權。

那他的戾氣,又去了何處?

靈犀所言,就是心魔。

這些是純常死前同他說的,他不能確定,但多少猜出一些,便特意尋了黎莘過來。

最重要的,便是問她紫檀耳後可有一枚拇指指甲大小的斑紋,赤色近墨的那種。

黎莘第一時間就想起來了。

花田情事時,她咬了紫檀的耳垂,那會兒就看到了這枚斑紋,只不過並未多想。

哪能知道這還與紫檀的心魔有關?!

因他心中還有清明,就將戾氣壓制起來,久而久之,自然有了心魔,就好比人間那些武林中人,所謂的走火入魔一樣。

心魔不除,必有後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