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48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六】

商晏華應言坐了,脊背挺的筆直,一雙手細緻如玉,比之女子都不遑多讓。

原本黎莘見他一身青衣,風姿朗朗,以為他生的應當俊秀清雋,不想這會兒打眼細看,和清俊是半點沾不上邊的。

倒不是說他貌醜,他生的很好,羽眉如墨,堪堪入鬢,一雙眸是泠泠淨淨,清清白白的。

不過眉眼美過了頭,朱唇素齒,是個濃墨重彩勾出來的樣貌,和秀氣截然相反,與蕭雲和那樣的更是不同。

應當說他貌美的同時,身上還有著男子的稜角和鋒銳,並不是盡數的女性化了。

別人怎麼看黎莘不知道,她看著還挺舒服的。

再加上他本就是自家名下的人,心中的天平就往他那處倒了倒。

顏值即正義。

商晏華雖低頭坐著,還是能感受到黎莘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雖轉瞬即逝,卻讓他微微的繃緊了臉。

這是他第一次這樣見到「東家」。

從被人送到園子里來之後,所有的往事都如過眼雲煙。

他到這時已經十二歲了,和那些從小就拜師學藝的人相比,他簡直和廢物沒什麼兩樣。

若不是他有幾分執著,也肯下狠工夫對自己,現在他就不是靠唱戲吃飯的商竹衣,而是園子西面,賠笑賣身的小相公了。

他知道黎家,一雙姐妹,姐姐權勢滔天,妹妹家財萬貫,自己的父親,就是死在了她們手裡。

恨嗎?

他恨不了。

父親碌碌無為,卻又偏聽偏信,真正害死了父親的人是誰,他心知肚明,父親死的不冤枉,他從沒想過要為他報仇。

況且,他也不配被稱為是個「父親」。

商晏華又想到了面前坐著的黎莘,還有那些口耳相傳的話語。

智多近妖,貌美絕倫,心狠手辣。

男人們想得到她,她卻視男人為玩物,何其諷刺。

「你看上他了?」

商晏華沈思的工夫,黎莘已經開門見山,把宣婧的目的直白的問了出來。

園子里當然能贖身,你要是樂意,付得起銀子,沒人會不願意跟你做買賣。

黎莘不差錢,就是那四大台柱,出的起價格,自己把自己贖了,別人幫著贖了,都無所謂。

宣婧聽的面紅耳赤:

「夫人……我,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黎莘敷衍的唔了一聲,並沒有心情聽她的故事:

「你出多少?」

她笑道,

「我這地界兒,講故事可買不了人,得真金白銀的拿出來。」

宣婧一愣,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把手裡的袋子掏出來。

袋子鼓鼓囊囊的,還頗有重量,虧的她能提的動。

黎莘把煙滅了,沒接,而是轉頭對商晏華道:

「點點。」

她語氣懶洋洋的,彷彿並沒有把這些銀元放在眼裡。

商晏華默默的接了過來,很快點清了:

「兩百大洋。」

他輕聲道。

黎莘並不看神色緊張忐忑的宣婧,而是笑著望商晏華:

「夠麼?」

她是天生的笑眼,嘴兒一彎眉兒一挑,眸下的美人痣都生動起來,讓人就覺得心底那個癢,想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看著看著,就出不來了,魂魄都叫她勾走了。

商晏華抿了抿唇:

「我聽夫人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