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11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三】

劇情沒有給出黎家具體犧牲的原因,想當然的,黎家每一個人都是以一頂百的狂戰士,怎麼會在一夕之間盡數喪命,甚至連最後的血脈也被人下了黑手。

要說沒人陷害,黎莘根本不會信。

只是現在的她,擁有的力量太過微弱了。

帝國的冷漠,同學的鄙夷,上位者的不屑。

曾經的天才世家又如何,曾經令人膜拜的強悍實力又如何,當黎家的人盡數死去,只剩下她一個的時候,沒有人會再把她放在心上。

除非,她也站上頂端。

黎莘俯下身,默默的從地上拾起了一把簡陋的小鐵劍。

狂戰士的武器,就是第二次生命,當狂戰士成年之後,每個人都要去器塚選擇自己的本命武器。

他們將“武魂”附著在武器上,即便身體死亡,只要武器不毀,就有機會重塑肉體。

而在哪之前,學院同樣會分發一些用以基礎練習的武器,按照班級的等級,由高級到低級,像黎莘手上這把,就是俗話說的垃圾。

從最差的廢柴C班,普通B班,優秀A班,到精英級別的S班,和天才級別的SS班。

不僅僅是天賦,還有一年一度的綜合實核,一個優秀的狂戰士,不僅僅要有過硬的實力,還需要優秀的頭腦。

這也就是原身為什麼會在C班的理由。

她空有天賦,卻完全不懂得運用和提升,早晚會坐吃山空。所以讓她日後做一個高級的砲灰,大約就是她最後的價值了。

看著那把連劍刃都捲了邊的鐵劍,黎萃不由抿了唇。

她一手握住劍柄,一手握住了劍尖,微微用力。

“咔噠”一聲,那把小鐵劍就徹底的從中央裂開,斷成了兩截,被黎萃隨手扔在了地上。

從今以後,就該告別屈辱的生活了。

她俯身撿起一旁的外袍,將水囊打開,沾濕了以後,胡亂的擦了擦大腿內側的黏液和血跡。

做完這一切,她慢慢走出了洞穴,將周圍的地形仔細觀察了一遍,牢牢的記在了心裡。

帝國學院以狂戰和賢者聞名,但是對於策士,控靈師,異人也略有涉及,只是相比起前兩者來說,就遜色許多了。

所以從學院的建築上,也能清楚的看出來。

五大院系各安一隅,但是以像徵著狂戰學院的赤紅色和象徵著賢者學院的天藍色最為顯眼。

憑藉著原身的記憶,黎萃來到了狂戰學院的大門口。

狂戰學院的主院形狀,宛如劈開天地的一把巨劍,劍柄在下,劍尖在上,赤紅色的線條如同猩紅的血液,伴隨著光線的變化,呈現出流動的光澤。

黎萃抬了頭,望向直入雲霄的劍尖頂端。

那是SS班的位置。

這就是她要攀上的第一座高峰。

黎萃抹了把臉上乾涸的血液,露出一雙赤紅色的眼。

她的頭髮已經被泥土和鮮血虯結成一綹一綹,濕嗒嗒的黏在臉上。曾經的學院制服破爛的完全看不出形狀,唯有那些斑駁的,未來得及癒合的傷痕,密密麻麻的遍布她的身體。

就像從地獄歸來的惡鬼。

那是從妖獸森林中出來時留下的,她沒有武器,只能靠著這一身爆發性的力量和它們正面相對。

這雙手,已經不知道撕開了多少妖獸的肚腹。

紅是狂戰士的標誌,顏色愈鮮豔,就說明狂戰士的力量越強。狂戰士只有在使用力量時才會變成紅,但是黎家人,都是天生的紅。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