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59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五十一】

万俟月是個倔強的性格,即便現在被吊在空中,面色都嚇得慘白,也硬是咬住了唇,沒有發出尖叫。

只是黎莘見她雙眸微紅,浮了一層朦朧霧靄卻忍著沒讓它落下,便知小姑娘心裡還是害怕惶恐的。

她有心救她,就把圓球抓了出來。

毛絨絨的圓球在她肩膀上蹦了幾下,又在她的耳旁“唧唧”的叫了幾聲,似乎是著急的傳遞著什麼訊息。

在場的,也只有黎莘能聽懂了。

圓球要說的其實很簡單,它可以震懾住妖獸,但不能對森林中的妖獸出手,這是當初定下的,無法改變。而且今天的蝕毒藤並不是以往的蝕毒藤,它似乎被什麼東西給控制了,強行拔高了實力等級。

這種自損根基的辦法,妖獸們從不會主動去做。

根據圓球所說,所有的妖獸都有自己的靈智。但是現在蝕毒藤的靈智已經完全消失了,或許說,被全然取代了。

聽完它的話,黎莘的面色就不那麼好看了。

怎麼單單就是現在?

不怪她陰謀論,這次的訓練結合起蝕骨之地的種種變化,很難讓她輕易的不去猜想。

她把圓球的話和眾人都複述了一遍,表示守護妖獸這條路行不通的。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

万俟月自然也聽見了。

蝕毒藤暫時還沒有對她做什麼,可這不代表她是安全的。致命的毒液隨時都有可能被分泌出來,在呼吸間奪去她的性命。

而她還不想死。

小姑娘的神色,從希翼到失落,那雙明亮的眼眸也不由自主的黯淡了幾分。

黎莘皺了皺眉,用力攥緊了雙手。

她怕蝕毒藤,但是她不知道,現在的蝕毒藤已經變成什麼模樣。況且,万俟月還在它的手裡,根本摸不透它的想法。

性急的學生已經有些按耐不住了,個個都躍躍欲試的想去救人。幾個老師只能憑藉呵斥壓制他們的莽撞,免得徒生事端。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圍裹住万俟月的藤蔓也漸漸收緊,榨取著她體內的空氣。

黎莘知道不能再等下去。

她衝著白期眨了眨眼,目光望向了林中的陰影之處。

莫名的,白期讀懂了她的意思。

他深深的望了黎莘一眼,隨即微一頜首,示意自己明白了。

電光火石間,他們達成了認知。

“大家聽我說,”

白期清了清嗓音,上前一步,成功的把注意力都引到了自己身上,

“我們不能夠再等待下去,你們兩兩一組,按照我指示的方向,去攻擊蝕毒藤的弱點。”

趁著這功夫,黎莘的身影迅速閃開,沒入了茂密林中。

前方是白期不急不緩的嗓音,仿似對於万俟月的危機,他並沒有那麼的擔憂,反倒有些隨意的模樣。

“右前方,一隊。”

“左下方,三隊。”

“左後方,七隊。”

那些學生的攻擊,每一處都不是蝕毒藤的要害,而是白期蓄意選擇的,讓它感受到疼楚,卻獨獨不致命。

這成功激怒了蝕毒藤。

翠綠的藤蔓如飛舞的長鞭,在空氣中抽打出尖銳嘯聲,時不時的刮擦過學生的身體,帶出一道青紫的痕跡。

但是這些學生畢竟是精英中的精英,沒有一次沾上劇毒的毒液。

而他們騷擾的間隙,黎莘也循著氣味,藉著圓球的遮掩,逼近了隱沒在巨石後的扭曲陰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