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79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三十七】

又過了兩日,送走了黎禾,黎莘來了園子。

她懷中揣著雲松雪……不,應當是宣樺的賣身契,隨手就推開了商晏華的房門。

待在這裡久了,她行事不免霸道起來,一時就忘記了敲門。

商晏華驚了一驚,手裡的書還來不及闔上,只愣愣的盯著她。

黎莘走進去,目光落在書頁的幾行字:

「你還會瞧這些?」

她饒有興致的從商晏華手中接過了書。

商晏華此時已平靜下來,抿抿唇垂下頭去,低低的嗓音不辨喜怒:

「打發時間的玩意兒罷了,隨便看看。」

語罷又問黎莘:

「夫人來這是——?」

黎莘並未回答他,將書頁仔細翻了翻,反手送還給他:

「想去念書嗎?」

她挑起眉,眼尾揚起一抹愉悅之色。

商晏華啞然,半晌才像是回了神,輕輕的笑了一聲:

「竹衣不敢妄想。」

這個動蕩的年代,能繼續安穩念書的人少之又少,有些底子的家族會送子女留洋,若是留在這裡,多也是請了學者家中教導。

更別提商晏華如今的身份。

黎莘彷彿沒聽出他的自嘲,轉而在椅子上坐下,拿出備好的賣身契:

「說說吧,他是怎麼回事?」

她點了點那張輕薄紙張。

商晏華小心的捧起來,目光在薄紙上略一掃,就不可控制的凝固了。

黎莘支著下頜望他:

「我可從未聽過宣家還有宣樺這人。」

商晏華的神色冷下來:

「他不算宣家人,不過是個同族的旁支罷了。」

黎莘琢磨著他的情緒,開口即試探:

「你同他有過節?」

商晏華繃著臉,側邊的輪廓都因為用力鮮明許多。

「……都是往事,盡過去了。」

他沒說實話。

黎莘一眼就能瞧出來。

不過她今日本就沒打算直接撬開他的嘴,宣樺的身世,她心裡已清清楚楚的。

「我瞧你極惱他。」

黎莘似笑非笑道。

商晏華這次倒沒有否認,當然了,他也沒有多說旁的:

「不大親近罷了,說不上惱不惱的。」

他放下薄薄的賣身契,指尖微顫。

黎莘緩緩站起身,將手搭在他肩畔,捏著賣身契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若想要,拿了賣身契去,他隨你處置。」

她蓄意壓低了嗓子,隱隱透出誘哄的意思。

商晏華搖了搖頭:

「竹衣不敢逾越。」

黎莘定定的凝著她,目光在他臉上打了個轉,良久,方才勾了勾唇:

「今兒我興致好,說不得到了明日,就沒這好事了。」

商晏華依舊沒上鈎。

黎莘並不勉強他,見狀把賣身契又收了起來,安放在他肩上的手滑落,轉而輓住了他的胳膊:

「既如此,我送你一出好戲。」

商晏華不解的偏頭看她:

「夫人?您——」

黎莘的指尖在他唇上壓了壓,打斷他的詢問,

「不該問的不問,你在一旁瞧著便是了。」

兩個人相攜著跨過了門檻,出了園子,朝著黎莘的車走過去。

黎莘帶著他回了府中,讓他換上了早就準備好的一整套西服。

他發絲有些散亂,她便命人仔細打理了一番,攏上了碎發,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