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81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三十九】

面前的建築物瞧著有幾分熟悉。

商晏華的面色未變,黎莘卻能感知到他身子一瞬的僵硬。

她將手輓上他的肘彎,玉白的五指,不輕不重的捏了捏,示意他往前走:

「傻愣愣的呆著做甚,還能讓你瞧出花來?」

商晏華吸了一口氣,記得她的吩咐,揚起頭,眉眼冷淡疏離。

兩個人穿插進來往的賓客中,自然有人將黎莘認了出來,不知不覺的,身旁就空出一片,特意為他們讓路。

一些面龐是商晏華熟悉的,他見他們一個個沒了往日的高高在上,恭恭敬敬的把頭低下來,心中竟不自覺的生出些許荒謬感。

黎莘彷彿感應到他的想法:

「你瞧見了,這世人皆如此,你若想做人上人,就得踩住他們的頭,縫緊他們的嘴。」

商晏華側頭瞧她。

「不過這麼做並非萬無一失,」

黎莘臉上掛著漫不經心的笑,

「等你從高處跌落,他們就會喝你的血,啃你的肉,再把你踩進泥里。」

說到這裡,她頓了頓,抬眸對上他的視線:

「你已經知曉了,不是嗎?」

黎莘的話語宛若細細的鋼針,扎進了商晏華未曾愈合的傷口。

她在說商家的敗落。

商晏華無法反駁。

這個宅子,曾經就是商家的,他還記得花園裡壘起的假山,裡面有他幼時偷偷藏起的小秘密。

也不知現在還在不在了。

他頭頂交錯過燈盞,光線輝映的刺目,讓他恍惚流轉了時光,又回到了曾經熟悉的地方。

不過,很快就被人打破了。

宣易攜著小了他一輪的嬌妻,意氣風發的走上來,和黎莘問好。

他顯然沒認出面前俊挺修長的男子,就是他曾經親手毀去的少年郎,談笑之間,多少有些打探他的身份的意思。

黎莘不說,商晏華便只漠然站著,眸中隱隱含著譏嘲。

今日是宣婧的訂婚宴,宣易雖試探性的邀請了黎莘,卻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她會到場。

現下她當真來了,宣易的面上難免流露出得意。

瞧瞧,他面子多大。

不過黎莘態度不冷不熱,他習慣了,她身邊的男子看著頗有身份,對他幾近冷淡,讓宣易心中也搖擺不定。

莫非,是哪個身份尊貴的?

正思索著,一名傭人就急匆匆的尋過來,在宣易耳畔低低說了幾句話。

他眉心一皺,面色不悅。

黎莘見狀,掩唇笑了笑,指尖丹蔻殷紅似血:

「宣叔既然有事,自去處理便是,我們隨意瞧瞧。」

宣易訕訕一笑:

「家中有些急事,不妨礙的,夫人同這位……」

他瞥了商晏華一眼,摸不准稱呼,黎莘也沒有開口提醒的意思,只好道,

「……先生,當是自己家就好。」

商晏華扯了扯嘴角,露了個冷笑。

這本就是他的家。

待宣易走了,黎莘就笑盈盈的轉過頭,對商晏華勾勾手,示意他低下頭來。

他配合的將耳朵側過去。

黎莘湊上前,身上傳來一股香,呼吸的熱氣都染了芬芳:

「你覺著這宅子如何?」

商晏華一愣,旋即掩飾性的垂下眼眸:

「挺好的。」

黎莘彎彎唇,不知是玩笑還是真心:

「如果我送給你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