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89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四十七】

黎莘聽了不免好笑:

「我何時教你的?」

商晏華瞥了她一眼,眸子彎了彎,勾出個極好看的弧度:

「夫人忘了便算了,我記著就是。」

黎莘暗道一句神神叨叨的。

不過既然說到教人這問題,她不免要考校考校他一月來的成果。

小院裡另有書房供他上課,但商晏華素來認真,在屋子里也擺了案幾,上頭還擺著一些書。

黎莘走過去,隨手翻了翻,發覺他還做許多筆記,倒真有些學生的樣子。

「學的吃力嗎?」

她笑眯眯的問了一句,不懷好意。

商晏華搖搖頭:

「先生們講的詳細,能跟的上,只有些學的不夠精。」

這話說著自然有謙虛的成分在,至少就黎莘知道的,那些教他的先生無不稱口誇贊。

她看著手中書冊,轉了轉眼珠,忽然起了個惡作劇的心思。

商晏華看的書自然是再正經不過的,內容也艱難晦澀,頗有深意。

她把書放到一旁,故作不知的模樣:

「你學了這麼些,我有個問題,不知你答不答的上。」

商晏華便道:

「您說就是,我盡力而為。」

黎莘低頭偷偷樂了幾秒,抬眸時已是一本正經:

「前幾日在書上瞧見一句,至今不解其意,不如你同我說說?」

商晏華點點頭。

黎莘壓了壓唇角,強行按捺住笑意:

「那書中說到一句‘陽峰直入,邂逅於琴弦;陰於斜衝,參差磨於谷實’,何意?又出自何處?①」

商晏華:「……」

他沈默了一瞬,瞧著表情是不變的,讓黎莘一時間猜不出他是聽懂了還是沒聽懂。

半晌,商晏華道:

「夫人看的是什麼書?」

黎莘聞言咳了一聲,掩飾心虛:

「就是本雜書,忘了名字。」

以香艷著稱的某賦,她可不敢把那直白的名字說出來。

商晏華低頭一笑:

「夫人是如何想的?」

黎莘裝傻:

「我幼時最不耐煩學這些,想來說的是哪處景致吧?」

說完還無辜的眨眨眼。

商晏華邊聽邊點頭:

「說是景致,倒也不錯。」

音落,他緩緩上前一步,走到黎莘身前,

「我恰好看過這篇,有些意趣,您想聽嗎?」

黎莘一愣:

「意趣?」

商晏華俯下身,修長身材帶來壓迫的陰影,讓黎莘不自覺的後退一步。

他伸手,把她腰肢輕輕攬住,嗓音在耳側低低響起:

「……用房中之術,行九淺而一深②……」

前幾句一出來,黎莘就倏的熱了耳朵。

「既恣情而乍疾乍徐……女乃色變聲顫,釵垂髻亂……男亦彌茫兩目,攤垂四肢……金溝未蓋,氣力分張,形神散潰③。」

一句比一句來的直白,饒是黎莘臉皮再厚,也不免霞飛雙頰,緊咬雙唇。

商晏華這時稍停一秒,問她:

「您還想聽嗎?」

黎莘渾身發燙,又被他灼熱呼吸一激,忍不住推開他:

「不聽了,都是些什麼東西,污了耳朵。」

邊說邊用力的揉耳朵。

商晏華退開一步,瞳深如潭:

「若夫人日後想聽,隨時來找我就是。」

黎莘啐他一口:

「不許再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說完惱怒的哼一聲,十分沒骨氣的跑了。

鬧人不成反被撩,失策,失策。

某亙:一頭霧水的看這裡,那幾句詩出自白行簡的《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咳,有興趣的可以去搜一搜(偷笑)

商老闆說的阿莘說的都是節選,全篇太長了,下面放這幾句的注釋,看了你們就懂阿莘為啥會臉紅了~(由於太黃暴手動和諧)

①:口口插入後,有時深入口口,有時側面口口,摩擦口口

②:九淺一深你們都懂的。

③:這期間,既要縱情口口,也要有所徐緩(時快時慢)……略……這時的女子,姿色更艷麗可愛,聲音變顫,發髻散亂眼神迷離……略……男子也兩眼迷離,四肢攤垂(洩身)……略……精神和力氣都有很大損耗,懶得動彈想要睡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