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92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五十】(H)

商晏華半抬了眸,唇舌動作未停,卻只能瞧見她朦朧中的輪廓,大約是極美的,可惜看不清。

想著想著,又刺入花徑幾分,惹得媚肉相擁推擠,讓黎莘身子顫個不停,一股一股的淌下蜜水,沿著他下頜淌下去,沾濕了衣襟。

商晏華這時才發覺,她讓他尋「天賦異稟」之人,偏她自己也是個難得的尤物,只是不知罷了。

一時又想到蕭雲和曾同她翻雲覆雨,雖只有一次,他也時常掛在嘴上,心裡就彷彿堵著什麼似的。

從她腿間起身時,黎莘已軟軟的躺下去,身子嬌柔無力,宛如一潭春水,淺漾漣漪。

待商晏華覆身而上時,她只余指尖輕搭在他肩上,細細碎碎的喘著,渾身上下都像沒了骨頭。

恰逢此時,薄霧散去,月兒探出頭,從窗沿映入一縷皎色,正好落在她身上。

粉光猶似面,朱色不勝唇。

如同畫里走出的仙,此刻正承歡身下,惹人憐愛。

商晏華恍惚明白過來,蕭雲和為何視他如眼中釘肉中刺,除卻那些榮華富貴,地位尊崇,恐怕還有更大的緣由。

這份艷色,如今獨他一人欣賞了。

他在她發燙的香腮上吻了吻,凝著那對丹唇半晌,還是沒有逾越,轉而將臉埋入她頸間。

商晏華托起她一條垂落的腿,勾在自己腰間,玉莖勃發昂首,尋到潺潺流洩的幽谷,抵住兩瓣玉扇,稍稍用力,就擠了一些進去。

他想到黎莘白天讓他念的那一篇,幾不可見的勾起唇。

媚肉有節律的蠕動著,極樂還未褪去,她小腹仍舊輕輕抽搐,時不時夾住縮一回,徬彿要將他連根吞沒。

花徑軟熱,抽動時春蜜攪動,聽得粘糊糊的水聲,從相交處牽扯成銀絲縷縷滑落,滴滴答答的墜在地上。

他腰腹擺動,時而猛烈一陣,狂風驟雨,時而又輕柔徐緩,如綿綿春酒,相比較第一次的粗魯莽撞,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黎莘不知道是他上次被啓發了還是自學成才,總歸快活的是她,受罪的也是她。

交纏的兩具身體,衣裳都將將褪下了一半,黎莘揪著他肩畔,那衣服也被她扯開一半,露出肌理緊致的寬闊肩膀。

她則是因為裙子卷到了半腰,露出潔白的小腹。

案幾的桌角吱呀吱呀的晃著,起初還小聲,聽不清楚,漸漸的他動作大了,那晃動聲就越發明顯。

黎莘攀住他肩頸,喘著氣還得壓住聲音:

「輕……輕……六,六娃……」

她真不想讓小孩子聽見了。

商晏華聞言,並未改變力氣,只是拖著她身子往下一拉,半截便凌空了,蜜桃似的圓臀沒了承接的桌面,波浪似的輕晃著。

這樣的姿勢,頂的就更為深入,每一回都要齊根沒入,沾上滿滿的春蜜再抽拔出來。

一邊要注意自己不能發出過大動靜,一邊又在這種緊張不安的情緒中覆雨翻雲,其中的刺激不言而喻。

黎莘咬不住手,只能該咬唇,牙關都酸脹了,可是聲音依舊忍不住的往外溢。

她承受不住,拉下他頭,密密的把唇堵上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