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99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五十七】

黎莘走後,商晏華在案幾前坐了許久,一直到天將擦黑,燈盞亮起來,方才如夢初醒。

他看著面前的書,一頁未動,不由自嘲的笑了笑。

是了,本就決意獨善其身的,為何還要再動妄念,想的還是不該想的人,何其可笑。

他闔上書,將涼透的茶咽下去。

茶汁泡的久了,又苦又澀,吃在他嘴裡卻跟沒知覺似的。

黎莘的湯盅一直小火慢燉,等六娃捧著過來了,屋子里空蕩蕩的只余商晏華一人。

外頭的傭人傳來話,將這盅湯賞給了商晏華。

六娃不敢靠近:

「主子……這湯?」

他端著托盤,走也不是站也不是,試探著小心的問道。

商晏華從案幾上抬起頭,瞥他一眼:

「拿過來吧。」

光線暖黃,他眉眼卻像結了冰霜,冷厲薄涼。

六娃雙腿打顫,心口也慌亂跳個不停,咽了咽唾沫,小步小步的挪到他面前,將湯盅放到他手邊。

商晏華放下手中的筆,捏了捏鼻梁。

「主子,趁熱喝吧。」

六娃討好的笑,生怕他提起之前的事。

商晏華倒沒說什麼,聞言徑自打開蓋子,一股鮮甜的濃香就撲面而來,讓人食慾大開。

六娃按了按肚子,覺著自己餓了。

商晏華拿起勺子,在色澤誘人的湯盅中舀了舀,放在唇邊吹涼,輕輕的抿了一口。

他不說退下,六娃自然不敢擅自離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把湯喝乾淨了。

「你來時,夫人已把賣身契給了我。」

他用慢條斯理的帕子拭了拭嘴角,方才有了興致,對餓的腿軟的六娃道,

「我如今還給你,去銷了奴籍,日後就能過正常的日子了。」

六娃原本一門心思在吃食上,現下聽了他這話,嚇的什麼食慾都沒了,一張臉蒼白如紙。

他跪下來,頭伏在地上:

「主子,主子,您別趕六娃走,六娃知錯了,六娃不該胡想的。」

商晏華看著他砰砰的在地上磕頭,額際腫了個大包,很快就紅了一片。

他沒有阻止,只冷眼旁觀。

等六娃磕不動了,頭暈目眩的趴下去時,他又開了口:

「若你不想恢復自由身,簡單,我送你回園子,去西園繼續伺候人。」

他的嗓音從未如此殘酷可怖。

六娃心底涼了一片,臉頰貼著冰冷的青磚地,淚水模糊了雙眼。

凳子在地面摩擦了一聲,朦朧中,六娃看見商晏華站起身,朝著他走了過來。

他蹲下身子,扶住他胳膊,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

「瞧瞧你,緣何如此狼狽。」

商晏華摸了摸六娃額頭的腫包,輕嘆一聲:

「出去不好嗎?」

六娃腦袋昏昏沈沈的,眼前忽明忽暗,一時間竟然覺得他如此陌生。

這還是他往常的主子嗎?

「求,求求您……」

六娃喃喃道。

商晏華讓他坐在軟榻上,撥開他額前的碎發,居高臨下的對上他雙眸:

「你到如今還不明白。」

他揚著唇笑了笑,有譏嘲,有苦澀,複雜至極:

「我們都是一樣的人,你和我,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我配不上她。」

「你也是。」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