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94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五十二】

用過飯食,她稍微緩過來一些,立時打開界面查看進度條。

結果發現進度前進到百分之五十,已經完成了一半。

但是感情進度還是停止在可憐的百分之二,沒有絲毫往前走的意思,不由讓她郁卒。

她最近是不是魅力不足了?

黎莘摸著下巴琢磨,雖說有沒有感情不影響她完成任務,但是如果三項進度條全滿,她是能獲得額外獎勵的。

況且……她真不想承認,商晏華對自己毫無感覺。

丟人。

把自己丟在床榻上滾了兩圈,黎莘定不下心來,就想著乾脆去問問商晏華,試探他的態度。

然而還不等她起身,傭人就敲響了她的房門:

「夫人,外頭有人上門呢。」

黎莘便問了句是誰。

傭人答道:

「說是宣家的小姐,求著要見夫人一面。」

宣家的小姐?那不就是宣婧了。

算算日子,再過不久宣李兩家就要結親了,宣婧這時候來找她,總覺著有些微妙。

黎莘想了想,還是同意了。

宣婧是一個人過來的。

距離訂婚宴過去一月有餘,她明顯清瘦了不少,面容憔悴,和該沈浸在喜悅中的新嫁娘搭不上半點關係。

黎莘將她的神色盡收眼底,並不道明:

「尋我何事?」

她拈了塊糕點吃,隨口問道。

宣婧很是忐忑,兩只手絞在一起擰巴著,說話也磕磕絆絆:

「夫,夫人,您,您救救我,我不想嫁。」

黎莘聞言,不由好笑:

「你倒是有趣,嫁人這事不同你父親商量,找我做什麼?」

她看起來像愛多管閒事的嗎?

宣婧眸中透出幾分絕望:

「您幫幫我吧,除了您,沒人能救我了。」

黎莘擦去手上的殘渣,復又抿了一口茶:

「你想要我怎麼救你?」

語氣平靜,不辨喜怒。

宣婧今日前來,是已經做好了破釜沈舟的打算,見黎莘這般,便咬咬牙,踉蹌著起來,跪在她面前:

「夫人,我什麼都願意做,只求您……求您……」

她說著就哽咽了,伏在地上抽泣了一會兒,再抬頭已是淚流滿面。

隨後,她就用這副姿態,和黎莘說了一月以來的經歷。

無異於人間煉獄。

宣易對此次的婚事極是看中,先用宣婧的母親,他的第三房姨太太做要挾我逼她同李家訂婚。

成事之後,又怕她逃跑,將她軟禁在房中。

若是這些宣婧尚可忍受,那麼五天以前發生的事,就讓她徹底的崩潰了,甚至一度有了自盡的念頭。

她被李家那位少爺——

「我雖不喜他,但已知事成定局,認命了,可父親他居然……居然……」

親口吩咐傭人給她下了藥,又放了李家的少爺進門,將昏迷不醒的她強要了。

次日醒來之後,面對著渾身的青紫和疼痛難忍的私處,她瘋了似的拿起剪子衝出去,要和李家人同歸於盡。

結果顯而易見,宣易再次把她攬了下來,捆在房間里。

接下來的幾天,她每晚都會經歷這樣的痛苦,身體被一次次撕裂,就像個供人洩欲的布娃娃,無法反抗,無法逃離。

說到這裡,宣婧顫抖著抬起手,露出了手腕上的勒痕。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