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374章
刑警隊長X心機法醫【二十七】車震嗎

餘伽沒接,面色不虞道:

“一個醉鬼還不夠?

黎莘撇了撇嘴:

“沒勁兒。”

餘伽不理她。

這裡是實打實發生過拋尸案的,尋常人看見都覺得陰森,根本不往這裡走,生怕招惹了什麼。

但這兩個人,一個常年解剖屍體,一個常年接觸屍體,還真沒什麼可怕的。

別人瞧來可怕的景象,在他們眼裡,反倒有一種別樣的寧靜。

“你之前有女朋友嗎?”

黎莘喝了口酒,打破了沉默。

餘伽淡淡道:

“有。

黎莘湊過去:

“後來呢?

餘伽瞥了她一-眼,雖然覺得她身上酒味過重,還是沒推開她:

“她出國了,我們分手了。 ”

黎莘誇張的“嗬”了一聲:

“為什麼要分手?

餘伽的眉眼在夜色中顯出了幾分涼薄:

“因為麻煩。

本就是合適才在-起,既然要分隔兩地,就不合適了。

黎莘用一種怪異的眼神上下打量他:

“絕情。”

餘伽懶得理她。

不知不覺又喝完一瓶,黎莘覺得肚子脹的難受,隨手拉了拉餘伽的袖子,醉眼朦朧:

“這兒哪有公廁?”

餘伽:“

這J兒哪來的公廁!

但是他既然來了,今晚總不能不管她,無法,只得帶著她去了附近的居民區,借了廁所。

這裡本質上已經離市中心很遠了,黎莘的車又在原地,他想了想,打了電話讓,人來開自己的車。

他則準備帶著這個醉鬼回去。

兩個人從居民區出來,要經過一段僻靜的小路,午夜的時光,小路上荒無人煙的,只有車子的引擎聲。

黎莘扒著窗口往外看。

“你說,你們男的都在想什麼呢?”

她醉醺醺道,

“是不是新的永遠比舊的要好?”

餘伽頓了頓:

“你能不能別把男人和孫遠海聯繫到一起,他是男人嗎?”

黎莘聞言,噗嗤--聲笑了:

“這麼多年,你也就這句話中聽了。

餘伽冷哼了--聲。

黎莘望著天際的一輪圓月,酒精開始發揮作用,燒的她渾身發熱,雙頰醺紅,即便車內的空調已經開的很冷了,她還是燥熱難耐。

她脫了外套扔到後座,又解開襯衫的兩顆鈕扣。

安全帶勒的她有些難受,她扯了扯,索性直接拉開了。

一旁的餘伽分了心關注她,待看到她扯掉安全帶以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只得把車停在路邊:

“想死是不是,別帶上我。

一邊說著,-邊越過她的身子,要去拉那根安全帶。

黎莘愣愣的看著他的側臉。

他身上有沐浴露的味道,很清爽,說話時唇齒逸出淡淡的薄荷香氣,就像夏夜的涼風。

她拍了拍自己的臉。

彼時的餘伽正在把安全帶按上扣,低垂的眼,眼睫纖長,鼻樑高而挺拔,線條流暢,如畫一一般。

黎莘看著看著,挪不開視線。

等他係好安全帶要重新發動車子的時候,她忽而鬼使神差的來了--句:

“車震嗎?”

餘伽:

餘伽:“???”

是他聽錯了嗎?是他聽錯了吧?!

不想黎莘又重複了一遍,就像說“吃飯嗎?”--樣的淡定:

“車震不?”

餘伽原地踩了腳剎車。

某亙:

餘伽:車速太快跟不上(微笑)

黎莘:車震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