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372章
刑警隊長X心機法醫【二十五】腹中花

黎莘分配了任務,先從錢婷婷周圍查起。

一般來說,這樣的個性打扮可能存在兩類人,比較籠統的講,搞藝術的,搞音樂的。

當然也不可以說確定,不過初期的方向能夠往這兩處延伸。

而錢婷婷這邊沒問題後,黎莘想了想,還是讓人去查查洪擎。

葉馨疑惑道:

“姐,你懷疑他嗎?”

從各個方面來說,洪擎的不在場證明都很充足,而且他也遭到了襲擊,並不像是兇手。

黎莘沉吟片刻,低聲道:

“我只是想確保萬無一失。

或許,直覺作祟?

從警局出來,天已經黑了,最近隊裡所有的人都在加班加點的查案。

黎莘吸了一口悶熱的空氣,走向了自己的車。

剛剛打開車門,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隨意看了-眼,用胳膊夾住電話,坐進了車裡:

“媽,怎麼了?”

正是黎母。

黎母一反往常的嘹亮嗓音,在電話那頭沉默了許久,直到黎莘又問了兩遍,她才啞著嗓子道:

“莘莘啊,媽知道你心裡難過,咱不理那小兔崽子。”

黎莘:???

什麼情況?

“這麼多年了,我都沒看出來他是狼心狗肺的東西,怪媽當初被豬油蒙了心了,可憐我女兒

黎母咬牙切齒的說著。

黎莘一頭霧水,忍不住打斷了她的話:

“媽,發生什麼事了?”

黎母一愣:

“你不知道孫家辦酒席的事?”

她還以為自家女兒早知道了,這會兒一定正難受呢,這才打電話過來。

“辦酒席?”

黎莘下意識的重複了一遍,旋即反應過來,臉上的神情滯了滯。

她知道了。

黎母現下明白自己是說漏嘴了,恨不能扇自己兩個嘴巴子。

“沒事兒,媽,都分手了有什麼的。”

她笑了笑,語氣平靜。

只是放在方向盤上的手微微顫抖,身體彷彿分裂成了兩個人,一個冷漠而沉靜,一個憤怒而悲傷。

她雖然對孫遠海沒有特別的情感,但是原身是實打實愛了他六年的,她接管了她的身體,自然也要承受她留下來的情緒

真的沒事?你別騙媽媽,有什麼事我和你爸在呢。”

黎母心疼道。

其實她那天和黎莘通完電話,,就直接去問了孫家人。

在她的逼問下,他們吞吞吐吐的解釋了事情的原委。

氣的黎母險些厥過去。

自己的女兒有什麼不好?漂亮能幹又孝順,還對他孫遠海癡情,別人不知道,她清楚女兒的性格,平常都是說一不二的人,只有在對上他時會再妥協讓步。

結果讓出了一個分手的結局。

她把孫家人說的面紅耳赤,甩了門就回家,老兩口關在房間裡生了一下午的氣。

沒成想這才幾天,就听到他們辦酒席的消息。

如果不是黎父攔著,她非得打上門去。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媽,一碗飯都餿了,我還得忍著餿吃下去嗎?”

黎莘笑了笑,

“他是我不要的破鞋,誰愛撿誰撿。

聽得黎母渾身通暢。

“說的沒錯!我家莘莘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回頭媽給你找個好一-百倍的,氣死他們!”

黎莘心中溫暖,柔聲應道:

“好。”

某亙:

餘腹黑:器大活好不粘人,臉美腿長錢又多,看這裡。

黎莘:可是你騷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