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405章
刑警隊長X心機法醫【五十八】

孰料才踏出幾步,手腕上就微微一緊,被人用力扯住了。

黎莘的身體條件反射,剛要還手,就听一道熟悉的嗓音,從那黑暗的角落幽幽傳來:

“是我。

她面容一僵,默默放下手。

餘伽走了出來,鏡片.上映著頭頂的明燈,看不清雙眼,但從他緊抿的唇角,能略窺見他的不悅。

黎莘乾巴巴的問了一句:

“你都聽見了?”

餘伽扯了扯唇角:

“你應該很開心吧?”

他的嗓音壓的有些低,透著啞,

“看看,不用你多費口舌,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我都知道了。”

黎莘張了張嘴:

“不是一一”

她想說其實都是誤會,不過是因為嫌麻煩,加上了幾分氣惱,才半真半假的說了那一句。

“我還以為

餘伽忽而自嘲一笑,鬆開她的手,

“算了,不礙您的眼了。”

音落,他錯過她的肩膀,朝著外頭走去。

黎莘忙要追_上他,不想餘伽忽而停住了腳步,她收不住步伐,一頭撞在他脊背上,鼻尖發酸。

這時的餘伽卻又回身,將她用力抵在牆上。

他吻了她。

比剛剛還要重的力道,冰冷堅硬的框架頂在她臉頰_上,咯的生疼。

她嚐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他像洩憤似的,不顧一一切的掠奪領地,彷彿要將她吞噬殆盡。

等到她雙眼泛了迷濛之色,餘伽竟突然放了手,炙熱的唇滑過她的臉頰,貼在她耳廓_上:

“你他媽的夠狠。

咬牙切齒。

說完這一句,他才徹底與她拉開了距離,離開了黎莘的視線。

她留在原地怔愣著,因為唇.上的疼痛,她沒有及時追出去,等她回到包廂的時候,餘伽已經提前走了。

黎莘煩躁的抓亂了自己的頭髮。

什麼孽緣?!

有一句話叫做,人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會塞牙縫。

第二天黎莘試圖打電話解釋,結果餘伽的電話關機,去他家堵他,他同樣也不在。

黎莘打了一大段信息,半晌覺得矯情的很,乾脆直接刪了,把手機扔到一邊。

結束休息日去上班,她臨時接到了任務,要去鄰市接受一樁棘手的案子,直接回家打包行李上車,快的猝不及防。

還能怎麼辦?

黎莘只得認了,心道給兩人一個緩衝期也好。

其實她同樣需要時間,她很明白,真要找餘伽說清楚,她一定能找到他,可是她並不想。

她心裡還有那麼一-線猶豫,緊緊的繃著。

這一拖,又是大半個月。

等到黎莘等人筋疲力盡的從鄰市回來後,餘伽早已調了回去,這下更加碰不著了。

在辦案的時間裡,黎莘刻意沒有關注手機的來電,事實上餘伽也的確沒打電話給她。

他們就像對方生命中的過客,匆匆走過,化為兩條平行線,再無交集。

不過有件事,葉馨忘了告訴黎莘。

那就是餘伽雖然走了,他留在驗屍房的文件和物品似乎並沒有帶走,應該會抽個時間回來拿。

當然,葉馨自覺此事和黎莘無關,況且那時兩人還極為尷尬的接了個吻,黎莘應該更不喜歡牽扯.上餘伽。

一來二去的,葉馨就沒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