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407章
刑警隊長X心機法醫【六十】

某亙:其實也不要覺得阿莘拖啊矯情啊什麼的,開頭說了很多時候她是會受原身情緒影響的,像這個原身的情感影響,就會讓她對感情很慎重,不可能像以前那麼爽快噠_(:3」∠)_而且這不是要撲倒了嘛~

“很好,”

餘伽的話像是咬著後槽牙擠出來的,

“看來在黎隊長眼裡,我就是個笑話。”

黎莘:“!!!”

喂喂餵她還什麼都沒說呢!

憤怒達到了頂點的餘伽反而冷靜了下來,他輕輕一推黎莘,將手按上了門把。

眼看他要離開,黎莘暗道不好,下意識的伸出了腿

腳踩在門上。

只聽得“砰”--聲,門又重重的合攏了。

餘伽的手微微一-僵。

“你這人,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

黎莘在他身後嘆了一聲,收回腿,將他轉了回來。

彷彿兩個人角色調換了,她像個無奈的男人,在哄自己生氣的女朋友,還是個深閨小怨婦類型的。

現在要是餘伽摀住耳朵,加上兩句“我不聽我不聽”,畫面感就更足了。

可惜餘伽不會那麼做。

他微抬下頜:

“你那天說的很清楚了,不必再說一次。

黎莘噎了噎:

“你只聽了一半,難道不該把完整版的聽完嗎?

餘伽扯了扯嘴角:

“不想。”

黎莘按捺著脾氣,耐心的繼續道:

“就算判死刑,也得讓我留下臨終遺言吧?”

餘伽涼涼的瞥她-一眼:

“直接死就行了。”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語氣已經有些不大好了:

“乖,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餘伽拂開她的手:

“我這人,軟硬都不吃。”

說完就要提著箱子繼續去開那門。

黎莘的太陽穴突突跳了兩下,只覺得腦中的理智之弦已經崩斷了。

她一-把扯住了余伽的大褂。

憤怒中的女人,尤其像黎莘這種專業的,深諳格鬥術的,都不是好招惹的類型。

餘伽一個不防,整個人就踉踉蹌蹌的往後退了幾步。

緊接著后腰一痛,大半個身體仰倒在手術台上,冰冷的溫度,激的他雙眼微瞠。

鼻尖是消毒水的味道。

手術台上曾躺過無數具屍體,只是此時蒙著--層布,讓他心裡的抵觸稍微減弱了一些。

雖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頂著慘白燈光的黎莘壓在他身,上,雙腿跨坐兩旁,兩隻手緊緊的箍著他的手宛。

還真像某些恐怖片的開頭。

“你跟我作什麼呢?”

黎莘挑了挑眉,

“是不是欠乾了?”

餘伽:

等等,劇情好像有點不對勁。

黎莘其實內心也有那麼一丟丟的羞恥,不過比起羞恥來,這種台詞由她來說,莫名暢快。

“你腦子壞了?”

餘伽慍怒道。

黎莘俯下身去,鼻尖抵著他的鼻尖,唇瓣在他唇.上若有似無的摩挲著:

“我覺得,可能是你欲求不滿了。

她鬆開他一隻手,順著他的胸膛往下,準確無誤的停留在他的下身。

她用指尖點了點:

“男人欲求不滿,就會像你這樣,脾氣暴躁,還不肯聽人好好說話。

餘伽剛要反駁,身下就是--酥,她的手竟不知何時已經解開了他的褲鏈,隔著內褲按在那圓柱.上。

到嘴的反駁直接成了低吟。

“你看,現在多好。”

黎莘輕柔的摩挲著那團鼓鼓囊囊的碩物,感受他漸漸復甦的情慾。

她眨眨眼,舌尖滑過下唇,曖昧道:

“你想看我吃棒棒糖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