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89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八十一】

暗室之中,滿頭白髮的老者噴出一口鮮血。

他掩唇輕咳,眉眼陰翳。

————

黎莘來到了黎家的禁地。

說是禁地,其實嚴格來說,應該是黎家的墓地。

這裡埋葬著所有死去的黎家人。

三層的樓閣莊嚴而雄偉,甫一進入,就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古樸與滄桑。

這是黎家人用一代代的血肉,鑄起的樓閣。

黎莘不自覺的跪了下來,匍匐在那些密密麻麻的冥牌前,額頭觸地,心中的情緒如風浪翻騰,難以平息。

她咬了牙,額頭浮綻青筋。

“對不起,是我來晚了。”

憶起從萬時和陌盛暗室中看到的那些東西,黎莘的心口有如撕裂般的疼痛。滔天的憤怒幾乎讓她的雙眼被黑暗所覆蓋,只餘絲毫的清明。

有那麼一瞬間,她恨不能毀滅這個齷蹉的世界。

但是從她手中傳來的刺痛感,讓她恢復了理智。

眉眼上的血色紋路已經瀰漫至大半個左臉,黎莘緩緩起身,踩著階梯來到了頂層。

在頂層的閣樓中,將玄天平放在了地面上。

“我們到了,玄天。”

沉浸著墨色的冥牌看上去樸實無華,沒有一絲一毫多餘的裝飾,只是簡簡單單的以硃砂印刻了兩個字,入木三分。

黎秋。

玄天發出了微微的顫鳴,伴隨著淡淡的繚繞霧氣,一道瘦削的人影浮現在了巨劍之上。

他伸出半透明的手掌,輕輕的撫摸著冥牌上的兩個字,深情,眷戀,彷彿那道明麗的倩影,近在眼前。

黎莘沒有說話,只是安安靜靜的守在一邊。

玄天抿緊了雙唇,顫抖著把冥牌抱在懷裡。

望著冥牌上熾紅的硃砂,他不禁仰天發出了一聲淒楚的悲鳴,哀慟的痛徹心扉。

透明的清淚滑落他的面頰,又化為煙霧,淡淡的消散在了空氣中。

【從一開始,我就錯了】

玄天的意識清晰的傳遞到了黎莘的腦海中。

【她從來都沒有變,是我太蠢太笨,被那些所謂的親人,摯友,蒙蔽了雙眼】

黎莘闔了闔眼眸,沉默著沒有說話。

【我怎麼能夠,怎麼能夠那麼對她】

或許是玄天無法開口說話,課即便是他的意識,也半分不減的傳遞出了他的悲傷和懊悔。

【為什麼直到現在,才讓我想起這一切】

他好後悔,甚至沒能見到她最後一面。

————

玄天在閣樓裡待了一天一夜,直到他儲存的能量已不足以支撐他的人形,方才回到巨劍之中。

等到黎莘出來時,天際已泛了淡淡昏沉。

她呼出胸臆間的濁氣,把玄天巨劍負在背上,慢慢的遠離了這幢承載著黎家的所有的閣樓。

她和白期會走到這一步嗎?

她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然而,當黎莘邁出屏障的下一秒,她就對上了一雙極為熟悉的琥珀色瞳孔。

白期站在她面前,柔軟髮絲細如雪羽,平白刺痛了她的雙眼。

“我等你很久了。”

他啞著嗓音,雲淡風輕的面龐之下,是隱忍的近乎狂暴的情緒,幾乎要摧毀了他的理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