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85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七十七】

見到雷諾德驚訝的眼神,白期伸手觸了觸頭上柔細的白髮,有些恍惚的扯了扯嘴角。

“怎麼了,很奇怪嗎?”

雷諾德欲言又止。

從他的表情上,白期就能夠猜出他想說什麼。

“既然血石已毀,我回去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白期轉過身,望著眼前的茫茫冰雪,

“接下來,我就留在這裡。”

“這裡本來就是我的家。”

還是黎莘死去的地方。

白期抿了抿唇,本就瘦削而頎長的身形,如今看來越發的清減。他面上毫無血色,幾乎化為了滄瀾山脈的剔透冰晶。

雷諾德梗了梗,原來及至唇邊的話語,這會兒又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

雖然老師交代他務必將白期帶回去,但是看到他現在的形容,他怎麼也開不了口。

即便從老師口中得知了一些緣由,他試試無法切身體會。

但雷諾德明白,白期更需要一個人。

“我知道了,”

他嘆了口氣,望著白期脊背筆直的背影,無奈道,

“我會轉告老師的。”

他濃密而纖長的睫羽在眼下投落,暈出一片青紫陰影,掩蓋住了所有深濃而復雜的情緒。

當天蒼將雷諾德再次托走時,他下意識的回過頭,望向了山峰尖端的白期。

已經看不清了。

##

蝕骨之地。

沉眠中的梟,忽而被一道不容忽視的熟悉氣息所驚醒。

他身上束縛著十餘道禁獸鎖,每一道鎖都連接著近乎腰身粗細的長鏈,將他牢牢的桎梏在倀鬼沼澤的深處。

上次醒轉時,還是白期到來的時刻。

但是這次不一樣,完全不一樣。

梟有些激動的掙扎了起來,巨大的金棕雙翼摩擦著長鏈,發出刺耳的交鳴聲。

湖水因他的動作,泛起了陣陣無形的漪漣,卷裹了擠壓在湖底的星塵,隨著水波飄渺而去。

【玄天,玄天】

他的神識在瘋狂的嘶吼著,即便口不能言,但獨屬於他的尖銳唳聲,還是迴盪在了整個蝕骨之地。

伴隨著梟的呼喊,一道高挑身影漸漸浮現在了他的面前。

長及臀部的墨色長發,間或摻雜這幾縷赤色的髮絲,正輕柔的飄蕩在來人的脊背之後。

她面上籠著一層黑紗,只露出一雙赤色的血瞳,卻詭異的被黑色侵染了三分之一,妖冶,綺麗。

梟的目光不由凝滯。

她身後背負著一把血色巨劍,當中一塊猩紅色寶石宛如流質,陣陣令人窒悶的威壓從劍上傳來。

當然了,還有他熟悉至極的氣息。

那是玄天的氣息。

【黎秋?】

梟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她。

【不,不對,不一樣。】

他有些混亂的喃喃著,模糊的神識同樣傳遞給了來人,讓她不自覺的輕笑了一聲。

【你不認得我?】

她緩緩的靠近了幾步,竟是直接穿過了那層透明的屏障,輕鬆自在的來到了梟的面前。

望著面前這雙幽藍色的菱形獸瞳,她伸出手,慢條斯理的揭下了籠在臉上的黑紗。

【我想,你應該認得它。】

黑紗輕薄,轉手就被水流捲走,悠悠的融入了那一片星塵之中。

而黑紗下的那張面龐,左邊光潔如玉,剔透的毫無瑕疵。

可右邊的眉眼處,卻被繁複的血色紋路所覆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