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786章
斯文雙形態妖獸老師X暴躁戰士系女學生【七十八】

從她身上散發的氣息,隱約中攜了一絲不祥的沉鬱感。

梟的瞳仁不自覺的縮了縮。

【你……吸收了血石?】

即便是神識,黎莘也能聽出他話語中些微的顫抖,這和她預想的一樣。這只被禁錮的玄獸,事實上知道一切。

【何必這麼驚訝,】

黎莘觸了觸眉眼上的血色紋路,笑的譏諷又冷漠,

【你不是很清楚嗎?】

她雙眸一凝,目光如鋒利劍刃,直直的望向了梟。

【培育血石的方法。】

蓄養百年的魂魅的妖晶,吸盡了怨恨的亡魂,以黎氏的嫡系血脈為媒介,屠殺近千條人命,飽飲獻血。

最後,還要加上玄獸的玄晶。

所以血石根本不會徹底的被破壞。

只要那個懂得製作的人還在,就能夠再度養出全新的血石。

梟的眼神終於透出了一絲驚懼。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個世界上,除了他和那個人,所有知道血石真正來歷的,都已經魂飛魄散,徹底消失了。

而他們也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很奇怪嗎?】

她笑了笑,慢慢伸手,輕撫劍上那顆猩紅的寶石,

【不如,你見見那個被你背叛,挖走了玄晶的'好朋友'。】

隨著她的動作,絲絲縷縷的黑色煙霧從寶石中飄散了出來,抽絲剝繭,逐漸的拼湊出了一道修長的身影。

而當那道身影變得清晰的時候,梟的雙眸也隨之瞠大。

【玄,玄天】

為什麼?

玄天已經變成了器靈,為什麼還會出現?!

站在梟身前的人影,下身虛幻,隨著水波緲緲蕩蕩。但是他的上半身卻分明可見,清晰到那精緻的眉眼,都一如往昔俊秀。

但是他的雙眸中,卻充滿了刻骨的仇恨。

————

遠在滄瀾山脈的白期,忽而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心悸。

玄獸之間,因為數量太過稀少的緣故,都會在好友的玄晶上留下一抹神識。

這樣不管自己出來什麼事,他們或多或少都能感應到。

可是這一回,留在白期玄晶上的,屬於梟的神識,竟然在瞬間徹底的消散了。

這說明,梟不僅僅是死了,連玄晶都已經被人粉碎,甚至其中所蘊含的力量,都被那人直接忽視了。

思及此,白期不由的面色巨變,迅速的化為原形,展開雪白雙翼,朝著蝕骨之地飛馳而去。

但即便他已經用了最快的速度,到底還是晚了一步。

曾經髒污晦暗的倀鬼沼澤,如今正咕嘟咕嘟的向上冒著氣泡,令人悚然一驚的是,那些氣泡都摻雜著濃郁的血色,散發出苦腥的鐵鏽味。

這是梟的血。

白期不再猶疑,迅速的穿過了沼澤的上半層,來到底部的湖中。

幽靜的湖水已經攪起波瀾,一縷格外清晰的血紅水波自不遠處淌過。白期順著那一道水波,來到了禁錮著梟的地方。

禁獸鎖依舊嚴嚴實實的捆在他的身上,他龐大的身軀卻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生命痕跡,一動不動的趴伏在地面上。

在他頭顱的位置,被人極為殘忍的開了一個碩大的洞口,皮肉翻捲,正汩汩的向外流淌著鮮血。

在他的身前,幽藍色玄晶破碎了一地。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